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联合早报:“双印危机”是否会引发中国金融危机?

伴随着这两个国家股市暴跌,其货币也同样走低,印度卢比兑美元汇率下降到65.56兑1美元,为近40年新低。这就是“双印危机”。这种情况在不少亚洲国家金融市场也产生了连锁反应。

  在美国量化宽松政策(QE)退出的阴影笼罩下,最近亚洲市场爆发了严重的走资潮,从而导致了亚洲一些国家股市大跌,货币大幅贬值,尤其是印度与印度尼西亚最为严重。比如,印度股市8月16日起连续暴跌四天,跌幅达7.5%。同样,印尼雅加达综合指数连续暴跌五天,跌幅达13.29%。

  还有,伴随着这两个国家股市暴跌,其货币也同样走低,印度卢比兑美元汇率下降到65.56兑1美元,为近40年新低。这就是“双印危机”。这种情况在不少亚洲国家金融市场也产生了连锁反应。

  因此,市场担心新一轮的亚洲金融将爆发,同时更担心的由此是否会引发中国金融危机。对于前者,估计仅是美国QE退出后,资金退出对当地金融市场的冲击与影响,可能爆发1997年那样的亚洲金融危机的概率不会太高。因为,当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最重要的原因,是日本大量的资本流入亚洲这些国家吹起一个巨大的房地产泡沫。当这些资本退走,房地产泡沫破灭,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也就随之爆发。

  但当前亚洲各国的情况与1997年之前情况相比有很大不同,尽管美国QE之后是有不少资金流入亚洲这些国家的新兴市场,但并非如当前疯狂。还有,这些国家的经济体质、汇率制度安排在当前有所改善,因此,新一轮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的概率不会太高。

  但对中国来说则不同。一是当前中国金融市场风险有多高是相当不确定的。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发生过周期性的金融危机,其是否爆发金融危机没有参照系;二是当前中国金融市场出现的一连串事件已经显示出其严重的脆弱性。比如,无论是最近发生“乌龙指”事件,还是保险公司高管携款外逃等,都暴露出中国金融市场存在严重的脆弱性。如果亚洲国家金融危机爆发可能把国内金融市场的脆弱性展现无遗;三是中国经济及金融市场深层次的风险也可能随着这种危机而显现。

  也就是说,如果美国QE退出(这已经成了必然趋势),中国就面临着各类资金集中外逃之风险。如果出现各类资金外逃加速,它将引发其他金融风险暴露的概率会增加。因为,就当前中国经济形势及金融市场来看,尽管最近中国经济数据比市场预期要好,政府认为金融市场所面临的风险也在可控的范围内。但是,最近中国经济好转是建立在高房价继续上涨和“房地产化”经济继续扩张的基础之上的。如果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没有挤出,中国的经济结构不进行重大调整,那么中国潜在的金融风险还增加而随时都可能爆发。

  因为,当前经济政策一方面希望来调整前十年扭曲的经济结构,并让整个产业结构全面升级,另一方面房地产宏观调控的工具性则无法摆脱。各地方政府仍然在千方百计地利用房地产市场来冲高当地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冲高当地的房价。可以说,当前中国国内绝大多数地方的房价持续上涨了15个月,重要原因就在于这里。而国内房价在高位的情况下持续上涨,尽管可让各地的GDP增长保持高速(也是当前国内经济数据好于市场预期的重要原因)增长,但它一定会阻碍国内经济结构调整及经济产业的升级,并对居民消费具有的严重挤出效应,同时聚集更大的房地产泡沫风险。而国内房地产泡沫破灭一定会导致中国金融市场危机爆发。

  还有,当前中国金融市场的风险之所以被认为是在可控的范围内没有爆发,其实是建立在国内房地产市场顺周期的基础上,即国内房地产市场发展十几年,从而没有出现房价的调整,房地产泡沫从而没有挤出过,而反之房地产泡沫则在越吹越大。如果中国的房地产泡沫不破灭,无论是国内巨大的影子银行风险,还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风险都隐藏下来。

  因为,房地产泡沫不挤出,房价不回归理性,无论是住房按揭贷款,还是以住房及土地抵押的贷款都不会由于价值下行把其风险显示。但是,无论是从国际上的经验来看来,还是从中国国内最近温州及鄂尔多斯等地房地产泡沫破灭所导致的问题来看,其金融风险不能说是不高。可以说,当温州的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不仅当地金融风险涌出,而且该地经济出出现了严重衰退。

  对于中国其他地方来看,比温州房地产泡沫大得多的地方有的是,比如一线城市。有人说,这些城市的房地产泡沫之所以不会破灭,是因为所谓“刚性需求”存在。但是据我所知,北京已经“炒号”(即获得住房购买认购号马上转让)如此盛行,这是什么“刚性需求”呢?还有现在不少国内中小企业也大量进入住房市场抢房,最为重要的是不仅在于能够利用炒房谋利,而在于利用购买的房价如何套取贷款。可以说,全民都在“炒房”中,足见国内住房市场所面临的风险有多大。如果中国房地产市场出问题,如果中国房地产泡沫突然破灭,中国的金融危机就爆发了。

  同时,我们应该看到,国内影子银行的风险及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风险之高是不可低估的。它既不可用欧美国家的标准来看待,更不可用什么指标体系来衡量。因为,中国当前金融体系是前所未有的,它的风险有多高,在人类以往的历史上没有见识与经验过。因此,当前中国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是通过什么方式引发、在什么时候发生等都是不确定的。而这种不确定性则成了当前中国金融体系所面临的最大风险。因为,不确定性就是风险,最大不确定性可以金融市场最大风险。可见,“双印危机”是否会引发中国最近的金融危机是不确定的,但是这种不确定性则可能成为中国金融危机爆发的导火线。

  作者:易宪容 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