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纪硕鸣:“新香港人”要为港发展作贡献

这就是事业有成后的新香港人,承接了老一代香港人乐善好施的美德,致力作为香港人要为香港作贡献。香港需要新香港人,这个群体需要集体亮相,要崭露头角,创造条件参与香港的社会、政治活动中。

  李和鑫上世纪90年代初由上海移民香港,他以大陆为腹地,从事投资、贸易等商业活动,有了积累以后,和大哥李和声等亲友,向香港中文大学捐款一亿多港币,他以大哥名命名,兴建中大“和声书院”,以解决香港大学本科3年向4年学制转型迎来的大量学生。将自己的积蓄捐给香港教育,李和鑫的想法是,“只要够吃够用,其馀的为社会尽一分力”。这就是事业有成后的新香港人,承接了老一代香港人乐善好施的美德,致力作为香港人要为香港作贡献。

  促进理性讨论化解矛盾

  对新香港人的偏见,往往会狭隘的认为这是前来摘取香港果实的一群。其实不然,看看近年海外回流香港的精英,在金融界、科技界、大学,以及散布在各行各业的海归人士,他们有中国大陆的背景,也有台湾以及东南亚国家的背景,还有由大陆经专才或优才计划来到香港的精英人士,包括越来越多到香港就学而留下来服务香港的大学毕业生。其实更大程度上,他们是因为认同香港自由平等、公平正义的价值,也贊同香港人的勤奋精神,欣赏香港人特有的包容而愿意成为香港人,共同创造繁荣。

  香港又开始新的梦想,进入政治经济和社会转变的一个新格局,追求社会和谐及民主成为新议题。与早年香港纯商业社会比较,回归以来,香港的民主、自由气氛越益浓烈,民众的关心和参与度在逐渐增加。尤其是香港通过了政改方案,列出了普选的时间表,香港整体民主气氛炽烈。但另一方面,香港又缺乏成熟、理性的政治社会参与者及群体。

  发挥特长助力香港发展

  虽然街头的吵闹声越来越激烈,泛民和建制的对立越来越激化,这一批新香港人并没有站出来表明自己的立场和理念,更没有介入冲突,而是默默的观望,静静的思考。据我了解,不少新香港人有民主自由的追求,希望香港可以继续成为走向民主社会的典范,但他们更希望香港可以用和平理性的方式、态度去解决政治分歧,维护香港的安定和平稳才是最大的福祉。

  这个时代香港的重要特徵是,回归以后的香港,遇到中国崛起,国际化的香港越来越与中国紧密难离,无论经济、社会、文化,直至政治,都有挥之不去的中国情结。而这个情结,恰恰是现实中这一群体新香港人中大多数人难以丢去的。以此召唤新香港人,不仅需要他们在专业领域贡献香港,而且需要他们在政治、社会领域服务香港。他们中的不少人来自中国,熟悉中国,经歷过中国的政治动乱,又有海外歷练的经验,具政治经验也赋理性思维,且有专业特长,应该是香港未来政治发展的又一力量。

  新香港人没有“爱国爱港”与“泛民主”之间的争议;也不存在政商之间的勾结或矛盾;更不会有与中央政府之间的尖锐冲突。不少人享受过西方式的民主,也有大陆、台湾地区、新加坡等地的政治斗争经验,在解读香港诸多社会、政治纷争上更趋理性。他们在各自的专业领域取得成就后,也有参与香港政治社会生活的诉求,但并不愿意再以“文革”式的撕裂加入其中。

  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带动,香港金融业向内地沿伸,需要熟悉内地发展的金融人才,新香港人开始集聚金融领域;因为内地学生越来越多,也需要教育香港学生更多掌握中国的国情,香港的高等教育吸纳了一批新香港人。其他领域,同样因为时代的呼唤而汇聚越来越多的新香港人。但在社会、政府及民主政治领域,新香港人还凤毛麟角。社会需要重视新香港人群体,让其在香港发展中发挥作用。不是他们要不要,而是这个社会发展的需要,是时代的需要,这种需要,无论早晚都会到来。

  再创奇迹需要新香港人

  这些年来,有个别新香港人进入政府领域,也有参与区议会选举。但目前来看,这个群体还处于分散及个体状态,即使新香港人有自己的组织,但都以自娱自乐为主,离进入香港社会主流还有很大的距离。即使新成立聚集新香港人青年精英团体,试图为香港社会作些贡献,为香港一些学生提供到大陆实习机会,但对香港的政治参与度还是有限。

  香港需要新香港人,这个群体需要集体亮相,要崭露头角,创造条件参与香港的社会、政治活动中。毋庸置疑,香港人的确是一个优秀的群体,多少年来曾经不断创造出经济奇迹。如今,在社会政治转型中,也要创造世界华人的政治奇迹,新香港人可以贡献良多。

  作者为资深时事评论员

  • 责任编辑:单纬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