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施君玉:军方调整策略 泰正经历另类“政变”

持续多日的泰国大规模街头骚乱正在滑向危险境地。针对反对派要求他信家庭离开泰国的诉求,英禄一度哽咽表示,同是泰国人,任何人都有权利在自己的国家居住。



泰国数千民众涌上街头抗议示威。

   持续多日的泰国大规模街头骚乱正在滑向危险境地。英禄政府解散议会、提前大选的妥协并未化解当前政治僵局,对立双方已走向新一轮全面对抗。街头运动的持续发酵已令人嗅出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一场名副其实的政变正在发生。

  反对派与政府的对立已然达到不可调和的地步。一面是素贴领导的黄衫军大举进攻,并自行宣布在与政府的“最后一战”中取得胜利;一面是软弱的英禄政府“退无可退”,除了眼含热泪、苦苦哀求外,只能寄希望上苍的保祐来兑现其绝不下台的诺言。

  在泰国一片乱局中,的确已很难辨清真伪。反对派领袖素贴先前向全国发出总动员令,要在九日与政府“最后一战”中聚焦百万大军。素贴夸下海口:若此次示威人数达到百万以上,他将宣布胜利,若人数不足百万,他将承认失败,自己将亲自去警察局自首。若此言是真,素贴现在的位置应该不是集会现场而是监狱。因按警方统计,当天参加示威的人数在十万左右,即使按最乐观的估计,人数不会超过二十万,无论按何标准统计,示威者都不可能达到素贴的百万门槛。但素贴却声称示威者达到五百万,并宣布抗议行动“取得胜利”。究竟是胜利?还是失败?在整个国家已丧失是非标准和评判力量的今天,真相也就无从得知了。

  对现政府而言,时局的确实如总理英禄所言“退无可退”。解散国会、提前大选已是在其权限内“做出的最大让步”,相当于政府辞职,把国家政权交予选民。而反对派提出的组建“人民议会”的方案,涉及改变国家政体,涉及违反宪法,显然已超越现政府职权,也是代表基层选民的英禄不可能接受的。

  针对反对派要求他信家庭离开泰国的诉求,英禄一度哽咽表示,同是泰国人,任何人都有权利在自己的国家居住。但在当前政府与示威者尖锐对立的今天,英禄的眼泪很难换来反对派的同情,只能被视作软弱,反令示威者更加坚定赶尽杀绝的决心。

  泰国正在经歷一场政变。与以往歷次军事政变不同的是,在此次民众抗争中,军方宁愿躲在幕后操纵,而未直接走上前台。不久前,军方曾以“中间人”的角色,撮合政府与反对派举行会谈,寻求和平化解政治僵局之道。但因双方诉求难以弥合,最后以失败告终。今天的反对派底气何来,敢公开与现行体制叫板,与军方暗中相撑不无关系。在泰国体制下,军方与黄衫军同属一个阵营,不可能不偏不倚进行公正调解。

  军方似乎从歷次军事政变中吸取了教训。对于泰国这样一个军事政变频发的国家,每当对立达到不可调和程度时,人们自然把希望寄託于军方。军方也就依照常规发动政变,接管政权,实行宵禁,以武力平息骚乱。但结果往往事与愿违,每次政变都令草根阶层阵营壮大,中产阶级在选举中越来越处于劣势。

  看来,军方在此次骚乱中正在尝试一种全新策略,力求最大限度降低政变对中产阶层民意的冲击。但泰国政局离不开军方,军方行动策略的调整也改变不了政变的性质。这便是泰国的现实。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责任编辑:单纬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