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油品升级“雾霾”

由于成品油价格管制,中国大炼化企业普遍用化工业务补贴炼油业务。政府促其加大炼油投资、升级油品质量的同时,却频频叫停化工项目,显然不是解决雾霾问题的长久之道。

  按环保部新闻发言人陶德田的说法,“我国城市空气开始呈现出煤烟和机动车尾气复合污染的特点,汽车是机动车污染物总量的主要贡献者。”与1980年相比,中国机动车保有量增加了30倍,尾气排放总量增加了14倍。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大型城市中22%-34%的细颗粒物排放和全国30%的氮氧化物排放,均来自机动车。

  北京市环保局大气处处长于建华近日表示,北京雾霾天气从影响来看,机动车占22.2%,燃煤占16.7%,扬尘占16.3%,工业占15.7%。

  目前,除北京、上海、珠三角及江苏部分地区执行国4或更高标准,全国绝大部分地区供应油品仍为国3标准。

  早在2011年6月,环保部即发布公告,要求自当年7月1日起所有进口汽车的排放标准均须达到国4标准,但油品的国4标准却在两年之后的2013年才发布,相应的汽油标准实施时间是2014年1月1日。

  雾霾逼人之下,国务院2月6日紧急决定加快中国油品质量升级。为了鼓励炼化企业的积极性,会上还提出要“按照合理补偿成本、优质优价和污染者付费的原则合理确定成品油价格,并完善对困难群体和公益性行业补贴政策”。

  会议要求,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巨头要首先如期完成油品升级的设备改造任务。

  这种急迫感,在2013年的“两会”中得到了充分体现:在全国人大环资委主任委员和委员选举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大代表对该委组成人员的人选投下了反对票和弃权票,前所未有。

  决策高层、环保部门和普通民意的三重紧逼,让一直哭诉“炼油赔钱”的炼化企业倍感压力。中石油一名专家称,“现阶段油品质量升级,不允许炼厂算经济账”,“不升级炼厂就得关停,事关生死,根本还谈不到效益”。

  决策层对炼化升级予以政策支持。3月26日,成品油新定价机制出台,将成品油调价周期从22个工作日缩短为十个工作日,并取消了4%的幅度限制。“但真还谈不上什么利好,只是稍微合理了一些。”中石化一炼厂的副总坦言。

  中石化集团科技委顾问、国家石化产品国标委主任曹湘洪告诉《财经》记者,造成雾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油品质量只是其中之一。

  “重化工业、火力发电发展过快,汽车保有量增加太快。”曹湘洪称,北京油品质量排在全国首位,硫含量全国最低。但汽车保有量狂增造成交通拥堵,“车辆在怠速情况下,汽油燃烧不完全,排放量增加6倍”。

  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油品自身升级速度并不慢,“从国3到国4国5,几乎三四年一升级”。曹湘洪认为,公众对油品质量的期望过高,使中国油品质量升级速度无法跟上步伐。

  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也曾表示,中国用十多年,走完了西方国家20年的油品升级路,但舆论却普遍认为中国油品升级过慢。

  民意泥潭

  环境毒理学的研究尚无法完全证明,这些污染物在“低剂量、长期暴露”时,对生态和生物体影响如何,以及多种污染物的协同累加作用如何

  最近几年,炼化行业新的投资项目往往容易在各地陷入“民意泥潭”,相关项目也因此或被叫停,或重新选址。

  厦门、成都、大连、宁波……这次是青岛,主角是炼化乙烯。

  4月8日,中石化集团青岛炼油化工有限公司的“百万吨级乙烯项目”公示了环评信息,并开始征求公众意见。

  乙烯,一种碳氢化合物,分子式为C2H4,低毒类物质。以其为代表的烯烃产业和以PX为代表的芳烃产业,并称石油化工“两大家族”。

  该化工项目是不是重污染?会不会只是PX换了个名字?一系列质疑,开始在青岛急剧发酵。但固有的技术门槛,使得非化工专业人士很难作出正确评判。

  民意代表赵晓光,是青岛籍的北京法律界人士。在仔细确认了该化工项目所有程序的合法性后,他要求现场参观该企业。但由于对化工专业毫无了解,同时缺少独立专家参与,他只能听取该炼化企业的单方面讲解。

  “由于青岛政府为企业‘背书’,不允许包括独立专家在内的多种声音存在,导致我们整个调查从始至终都没有专家参与,参观基本无效。”赵晓光对《财经》记者说。

  大炼化,是炼油、化工一体化项目的简称。相对“化”,大炼化的“炼”则比较容易理解,是指对原油进行各个温度段的蒸馏,从中得出最多的轻质成分;青岛炼化公司是千万吨级别的炼化企业,生产汽柴煤油、燃料油、润滑油、沥青等各种常规石油制品。没有这些产品,中国的汽车、飞机、轮船就会统统趴窝。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