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我们都是“杀马特”

“杀马特”,是主要流行于90后农民工群体中的另类文化现象。杀马特人群经常描眼线化浓妆,挂铁链穿体环,留海胆头爆炸头,以种种“惊悚”、“雷人”的形象示人。

[时代议题]我们都是“杀马特”

  “杀马特”,是主要流行于90后农民工群体中的另类文化现象。杀马特人群经常描眼线化浓妆,挂铁链穿体环,留海胆头爆炸头,以种种“惊悚”、“雷人”的形象示人。他们一般只受过中学教育,缺乏谋生技能,在大城市中从事收入很低的工作,比如“发廊小弟”、保安、快递员、服务员,以及富士康之类工厂的工人。他们流连在中国大城市社会底层的小理发店、烟雾缭绕的网吧、路边摊,与围绕他们的亮堂堂的写字楼和奢华百货中心格格不入。杀马特,是“迷失在中国城市化大潮中的年轻移民”,不仅经济资本匮乏,文化资本同样匮乏……

  [观察]

  孤独“杀马特”,几人知我心

  本报评论员 孙乐涛

  先来听一首歌。不过只有歌词:“baby你妈妈一直说我老土我就找了村口王师傅烫头她就不会再来拆散我俩……悠悠的唱着那 最炫的民族风 我忍不住去采 我忍不住要去摘你心太软心太软爱情不是想买就能卖最后知道真相的我 眼泪掉下来……aby你爸爸一直说我没用我就跟了王师傅学洗剪吹他就不会再来拆散我俩……my baby我们一起喝可乐可乐可乐可乐可乐还有芬达……小薇你可知道 我到底有多爱你你喜欢的韩庚 他根本配不上你……”

  这首歌叫《杀马特遇见洗剪吹》,是一首流传已久的网络“神曲”。中间串烧的“民族风”、“心太软”、“爱情买卖”等,也是横扫“五线城市”、城乡结合部、山寨手机、理发店、县城广场、郊区超市的“神曲”。“杀马特”,是一个生活在我们身边,却久被遗忘、被遮蔽的群体。这首歌描述的就是一个完整、典型的“杀马特”形象。孤独杀马特,几人知我心?这首歌或已告诉我们许多。

  关于城市“光怪陆离”的想象

  不久前美国《外交政策》网站报道中国的“杀马特”现象,说杀马特是“迷失在中国城市化大潮中的年轻移民”,杀马特现象“折射了中国的阶层分化”,引起广泛关注。“杀马特”是英文单词“smart”的音译。“smart”有“聪明的、机灵的、漂亮的、时髦的、神气十足的”等意思,杀马特显然取其“时髦、神气”,乃至延伸出“另类、非主流”之意。近来在网络上遭到调侃的“杀马特”人群,主要指向90后农民工群体中的一些人。他们一般只受过中学教育,以初中、职高毕业为主。他们缺乏谋生技能,在大城市中从事收入很低的工作,比如“发廊小弟”、保安、快递员、服务员,以及富士康之类工厂的工人。

  他们的另类、“前卫”主要体现在“惊悚”、“雷人”的发型、服饰、化妆等方面,比如像被雷电击中、根根直立的海胆头,蓬松如鸡窝如草垛的爆炸头,鸡冠头,还有“状如某种病毒分子结构”的发型,“反重力学规律”的发型,等等,普遍使用大量发蜡,染各种夸张的颜色,处处突破传统美学规律。发型之外,他们还经常描眼线化浓妆,挂铁链穿体环,奇装异服,极尽繁复,但都是廉价的地摊货。每人还必备一部画龙点睛的“神器”,即国产山寨手机 ,普遍热衷于在QQ空间里晒大量低像素的自拍照。他们的生活境况,则如外媒所描述:常常流连在中国大城市社会底层的小理发店、烟雾缭绕的网吧、路边摊,与围绕他们的亮堂堂的写字楼和奢华百货中心格格不入。

  随着90后农民工群体的成长壮大,杀马特风格在他们中间迅速风行,城市杀马特现象由此愈加凸显,引人注目。但从文化渊源来看,“杀马特”并非90后农民工群体首创,他们热衷于这种风格,首先是出于模仿,即对他们心目中的城市人形象、“潮人”形象的模仿。模仿、流行之后又可能形成他们自身的特点,打上这个群体专属的烙印,这是文化传播的一般规律。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