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魏峰:那个“自由公平”的香港去哪了?

众所周知在回归后,为了尊重一国两制原则,为了让港人更清晰的感受到从被殖民统治到当家作主的变化,中央、内地对于香港事务表态极其谨慎,尽可能由特区发扬自治。

 那些立无锥地的香港底层民众只能生活在笼屋里

  海外网5月15日电 据观察者网报道,今年3月,西方重量级政经刊物《经济学家》推出了由其制作的全球“裙带资本主义指数排行榜”。这也不足为奇,毕竟制作各种名目繁多的排行榜是西方媒体所擅长的,也是他们控制国际话语权的重要技术手段之一。这份报告中,有的结论与一般人的通常印象接近,比如发展中经济体总体上说裙带性比发达经济体更大,主要裙带指数——寻租行业亿万富翁资产占GDP的比例——大约是发达经济体的两倍;又比如近20年来,全球富豪阶层正在不成比例的加速自己的财富积累,逆转了收入分配平等化的趋势。

  不过这份榜单出人意料(尤其可能出《经济学家》编辑者所料)的是,在全球所有参评的23个经济体中,一向被《经济学家》各种批评贬低的中国(大陆)只排在第19位(不用多说,这个排名当然是越低越佳),还低于作为发达经济体代表入评的美国、英国,而名列第1位的经济体却是一向被认为自由经济模式典范的香港,而且与第2名的俄罗斯相比,香港的裙带指数还要高出几乎三倍。尽管《经济学家》煞费苦心地为这几个“异常现象”想出了种种解释以便“消毒”,但如此巨大的差距,实在不容易洗白。

  其实,中国(大陆)的表现对于有心者来说还不算出奇。如果长期留意观察就不难发现,近几十年来在各种国际排名中,中国的位次表现基本都遵循着一个规律——评判标准中客观的因素比例越大,中国的名次就越好;需要主观判断的成份越大,中国的成绩就越差。而目前的“裙带指数”榜还几乎完全按客观数据修成,所以即使排进“最不裙带”前五,读者其实也并不需要如《经济学家》那样摆出“惊讶”状。

  可是,香港排名裙带指数世界第一却实实在在值得深加追问。众所周知,香港一直为其政府机构廉洁高效的名声而备感骄傲,数十年来从新闻教育到影视文化都持续强化着这种认识,甚至在主流人群中已经固化形成一种“廉政公署信仰”,认为香港的既有制度足以确保人们在竞争中都享有公平公正的机会。然而现在客观数据却表明,这种观念很大程度上恐怕并站不住脚,尽管应该承认,香港公共及其它社会机构的廉洁度总体上确实依然良好。

  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家自上世纪90年代转型后,在社会资源分配中的不公正性一直是举世公认的。这批经济寡头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被强烈认为,是利用了不合法,或至少是不合理不道德的手段,才将社会总财富中的很大一部分聚拢在他们手中。而香港同样是为数很少的一批富豪,积蓄的财富占社会总体比例,比包括俄、乌在内的任何经济体都还要高得多,并同样高度集中(占70%左右)在少数“寻租”机会浓厚的行业内。对比之下,显然有足够的理由怀疑,香港的竞争环境是否真能保证基本的公平公正?

  整整二十年来,香港每年都在“全球经济自由度指数”排行榜中拿到第一的位置,与“裙带指数排行榜”带来的尴尬不同,“全球经济自由度第一”一直是香港政府和社会都极为自豪和珍视的一项成就。然而仔细考察不难发现,这两项看似截然不同的首位排名之间,其实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

  虽然《经济学家》的报告本身语焉不详,但根据榜单提供的数据和线索,还是不难发现香港的裙带经济模式之所以会近于失控的关键,首要原因就是香港极度缺乏各种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的法规,而政府更是只以扮演“守夜人”而自满,对于主动引领经济发展既无心也无力。

  无论是香港政府还是社会舆论,长期以来都被“政府不应干预经济”的原教旨自由经济理论所俘虏,沉迷于“经济自由度世界第一”的空洞荣誉之中,一味只强调让企业在市场中“凭各自本事”搏击,却对于现实经济中的自然垄断和“马太效应”熟视无睹。直到2012年香港才通过了第一部反不正当竞争的法律(《香港竞争条例》),而至今也还没有一家大企业真正受到过有实际意义的惩戒。是香港没有垄断?连小学生都写出了“李家的城”。是香港的垄断都很“良性”?香港人均GDP高达3.8万美元,同时还奉行低税率政策,但居民的自有住房率、平均住房面积等指标还远远不如很多发展中经济体,直观相较,比内地的主要大城市就都不如。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