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李继亭:提早“占中”是自掘坟墓

香港当前的政局有如“战场”,一场爱国爱港阵营与反中乱港阵营的“决战”。对于这场“决战”,亲美的“佔中”势力在两年前就已做好布阵,即以“佔领中环”、“摧毁香港”作为“核威慑”、“核讹诈”,意图去逼迫中央与爱国爱港阵营作出原则性让步。

   李继亭

  “佔中”发起人连日放言称,如果全国人大常委会八月份批覆否决“公民提名”,他们将提前“佔中”。有政党甚至称,等不到八月,七月底就会行动。在“佔中公投”与“七一”游行之后,反对派自以为得到民意“授权”,意图乘胜追击,一片磨刀霍霍之声。问题在于,这种言行,与其说是“语言威吓”,不如说是“色厉内荏”。如果他们真的手握“授权”,何需如着急?假若八月底开始“佔中”这么不仅无法达到“佔中”的目的,更无异于自掘坟墓、自绝于香港市民。

  虚张声势 色厉内荏

  香港当前的政局有如“战场”,一场爱国爱港阵营与反中乱港阵营的“决战”。对于这场“决战”,亲美的“佔中”势力在两年前就已做好布阵,即以“佔领中环”、“摧毁香港”作为“核威慑”、“核讹诈”,意图去逼迫中央与爱国爱港阵营作出原则性让步。而爱国爱港阵营一直以“守”势应对,受制于反对派从立法会到街头运动的种种挑衅。然而,所有人都明白,这已不是行政长官如何产生的问题,决战的胜负是管治权谁落的问题。

  而眼前的“佔中”势力,自以为有美国势力在背后撑腰,自以为有宗教势力的支持,在“佔中公投”与“七一”游行中,以无所不同其极的造假方式,得到他们口中所谓的足够民意授权筹码。一时气焰嚣张,以为凭藉这些可笑的“点击率”与“五十一万”数字就可以达到架空特区政府与中央平起平座谈判的地位。

  例如,“佔中”三名发起人之一的朱耀明昨日在电台节目中说:“我们未知八月究竟是否一个时间,中央政府落一个框架,如果政府落一个框架,是违反国际标准的,或者框架本身仍然强调机构提名、全票制的事,筛选的情况已经出现,这个时间我们就应该佔中。”

  另一名发起人陈健民前日亦称,预计人大常委在八至九月会有决定;目前难言底线,认为要待人大常委发还报告后,才知道是否有转圜馀地,或是仍可待政府抛出方案才“佔中”,但他同时说:“你见到没有公民提名、政党提名,但坚持全票制、机构提名……差不多都宣布普选死亡了,还坐在这么等什么?”陈健民连声称有信心号召几千至一万人参与“佔中”。他还称:“佔中可以佔完一次又一次。”

  前日在同一场合,民主党主席刘慧卿预告该党正为提早“佔中”作准备,“佔领中环不是一次,是一波一波抗争……民主党准备最快七月,如果不是八月都会佔领中环”。“如果坐?度两个月,都唔知几时有表决,都要知几时成功定失败,唔可以无限期落去。”

  这些言行反映了什么?是这批极端反对派真的要提前“佔中”?还是纯粹是一种语言威吓?熟悉“佔中”过去两年来运作的市民应当知道,不断改变立场、改变策略,是其一贯以来的做法。光“佔中”什么时候开始这一简单的问题,戴耀廷就已经无数次以模棱两可的答案含混过多次。二○一三年前,曾宣称不排除今年“七一”“佔中”;今年初,又宣称最早今年底“佔中”;亦有媒体引述过,最可能的日子是明年初。

  去年中戴耀廷在报章撰文写道:即使第二轮咨询期短一点,“佔中”也要等到一四年底,甚至可能要等到一五年第一季。就算第二轮咨询特区政府提出的普选特首方案明显不符合最起码的国际标准,因那还不是一个具法律规范性的决定,故还不是最好的“佔中”时机。到在政改第三部曲时,如特区政府向立法会提交的正式议案仍不符国际标准,最好的时机就快来临。

  自曝其短 乱象已生

  这种永远不确定何时“佔中”日期的做法,其实极其狡诈,因为只要一日不确定“佔中”日期,他们就仍然可以操纵虚假民意,以“核讹诈”来达到目的。然而,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在说明两个事实,一是“佔中”对自己根本没有足够信心,二是“佔中”正在积蓄更加多的民意。这也已足够说明了另一个事实,这就是“佔中公投”与“七一”游行根本没有达到足够的“心理数字”,换句话说是没有足够底气。

  试问,假若“佔中”真的已经掌握香港民意授权,那么他们还害怕什么?什么时候“佔中”、如何“佔”,甚至直接推翻特区政府都可,何需看特区政府脸色?归根结底,这是一个“时机”问题。换言之,对于反对派来说,最佳的“佔中”时机还没有到来,但是出于政治赌博的需要,他们必须製造出一种“胸有成竹”的样子,意图在气势上压到你,更可以藉此来达到迷惑普通民众、为支持者鼓气的作用。“佔中”这种言行,与其说是语言威吓,不如说是色厉内荏。真正有实力的对手,不会如此虚张声势。

  为什么说“佔中”这是虚张声势?关键一点在于,“佔中”这场运动本身的最大杀伤力固然在于“爱与和平”,但同时也在于“一次性”。一次的“万人佔中”可以有足够震撼力,那么二次、三次又如何?届时他们将成为香港市民憎恶的对象,而其间所导致的所有损失,都会计入他们的数,无异于自掘坟墓、自绝于香港市民。美国人又岂会笨到这种地步?

  当然,基于政治需要,“佔中”可以派出学联与学民思潮这批“党卫军”,以数百人的小规模方式不断製造小骚乱。然而,这些都不是“佔中”,而是“佔街”。以“七一”晚的情形,警方完全有能力迅速清场。而这种小动作,又如何能改变到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