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郭伟强:公僕退休方案难解燃眉急

整体公务员团队士气下降是不争的事实,一些工作量大、责任重、待遇欠佳的中层管理岗位,更成为避之则吉的“三煞位”。实况说明,单方面延长退休年限的吸引力远不如前,如何吸引公务员留任是一大难题。

  立法会议员 郭伟强 

  笔者上月参与香港公务员总工会的研讨营,听取与来自不同部门的公务员对“延长公务员服务年期咨询文件”的意见。感谢他们的分享及从实际角度对四个方案的见解。

  政府指出为了应对人口老龄化及2017年开始出现每年6000人的公务员退休潮,因而提出延长退休年限的四个建议:(1)提高新入职员工的退休年龄,文职为65岁,纪律部队为57岁;(2)公务员退休后继续受僱新安排,即可挽留现有具经验而达退休年龄者,受僱年期不得超过5年;(3)推出一项新的“退休后服务合约计划”;(4)精简离职后就业的规管机制。

  公务员压力大怨气升

  由于2002年起政府大幅削减公务员人数至16万,可是及后整体人口上升,使公共服务的质量需要均大大提升,沉重的工作压力令公务员团队透不过气,笔者亲眼看到有部门的办公室内贴满大字报,以作消气之用。整体公务员团队士气下降是不争的事实,一些工作量大、责任重、待遇欠佳的中层管理岗位,更成为避之则吉的“三煞位”。实况说明,单方面延长退休年限的吸引力远不如前,如何吸引公务员留任是一大难题。

  在研讨会上,有代表提出一些疑问,包括:现有公务员是否享有退休年龄的选择权?对新制公务员的晋升有没有影响?退休后的服务合约是否能原职原薪?提取长俸及公积金方面又会否延后处理?延长5年的工作期间,会否增加违规的风险及影响原有的退休保障?延长退休后可否受聘于私人市场?

  2017年退休潮来临

  就方案划一新入职文职退休年龄为65岁,笔者原则上表示支持,因为现时60岁的人口仍然有工作能力,延长5年亦可弥补现时60至64岁人士缺乏社会的福利支援,如2元乘车优惠及长者咭福利等。当中亦可让政府带头试验65岁退休的可行性。然而,退休潮最快出现在2017年,就算2015年的新入职公务员延长退休年限,也不会在短时间到达退休年龄。所以若要解决2017-2023年的燃眉之急,如何吸引现有公务员在原定的60岁退休后留任才是关键。

  由于现有公务员都是领取按年资递增的公积金,若在“不断约”的情况下延长退休年限,将会大幅加重政府的财政负担。为此,公务员代表基本同意在60岁时应结算及如期获发放退休福利,既可保障他们可按原有规划安排投资策略,又可避免影响原有退休福利的权益。

  方案三方面,退休公务员以“重行受僱”形式,以非公务员合约僱员方式受聘于部门内的基层职位,期间每月仍可支取长俸。此方案亦得到与会代表的支持,惟必须考虑有关安排是公平公正,不设人为的关卡,以免成为办公室政治的令箭。

  方案四提出精简公僕离职就业的规管新建议,即解除前线或支援类别公僕退休起两年内再就业,须得到政府批准的限制。虽然计划只适用于中级或以下公务员,可是笔者认为仍然要小心处理,特别是当私人市场的新职位与退休前的公务员职位过往涉及合约或利益,仍然需要审慎看待,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猜测及影响新措施的可信性。至于对高级或以上级别公务员来说,所涉及的职位及接触的资料较为重要,对其在离职后就业规管应维持原有严谨处理。

  应全面检视人手架构

  另外,席间有意见认为,担心延长退休变相“歧视长者”,担心部门藉以降职及减薪,引发私人机构亦模仿针对老员工,工会更主张获延聘的公务员应“原职原聘”,避免有歧视的情况出现。

  总括而言,冀望各部门能提高退休公务员继续受僱制度的透明度,给予旧制及现职公务员清晰指引,为同事提供公平的竞争机会。财政司司长及公务员事务局局长应实事求是,全面检视部门人手架构,如实增聘前线员工。若计划设有“人为挑选”及“关卡重重”,恐怕最终只会令公务员为之却步。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