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高亮节:香港社会动荡的根源

中国原本设想是,让香港用五十年作过渡期,期望它可于期内循序渐进地顺利融入母体,但部分港人和西方国家持不同看法。

  民阵七一游行、学民思潮及学联占领遮打花园等,现时部分港人崇信西方的“普世价值”,认为一人一票民选而来的政府,才能带来繁荣安定。此事有几点值得注意:

  过去二十多年,以英美为首的西方国家,推动民主、人权及自由等“普世价值”,不遗余力。一些发展中国家不具备发展民主的条件,而强行实施西方式民主,导致社会不稳,国家陷困境,例子不胜枚举。

  最早俄罗斯叶利钦接受美国所推荐的“震荡疗法”改革,企图一夜变天,在极短时间内由计划经济转型至市场经济,并引入民主,结果俄罗斯经济分崩析离,政局动荡,迄今未复原。

  港英时代无人敢抨政府

  二十一世纪初,中亚及东欧国家爆发“颜色革命”,虽然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等国成功建立民选政府,但国内各政党针锋相对,社会依然不安。

  2010年起,北非及西亚掀起“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浪潮,始自突尼西亚,旋即席卷利比亚、也门及叙利亚等地,导致社会动荡不安,经济深受打击。值得一提的是,在埃及,穆尔西为民选总统,但因国内的军人反对,很快被政变推翻。穆尔西支持者穆斯林兄弟会成员经常与政府发生流血冲突,社会动荡不安。

  近年,民主风潮蔓延至东南亚,亦为当地政治局势增添不稳定因素。以泰国为例,前两任总理他信和妹妹英禄皆是民选而来,却先后被反对派及军方发动政变拉下台。

  上述动乱很少在西方国家发生,因为它们拥有悠久的民主传统,经济发达,教育水平及人文素质高,政治思想成熟,懂得包容不同立场和声音,亦明了选举结束后失败者必须接受选举结果,权力得以和平转移。

  然而,发展中国家推行民主的“底子”不足。民主鼓励多党制,各政党的意见和利益不同,在此等国家,某政党在选举中获胜,其他政党也会因既得利益受损,利用非常手段推翻民选政府,故反政府活动一浪接一浪,社会难以安定。

  西方国家在发展中国家鼓吹所谓“普世价值”,是否如同中国在“文革”时期,极左派所说的“愈乱愈好”?现在香港部分人士打着“公民抗命”旗帜,呼吁市民上街示威,公然鼓吹大众违法争取,又是否同一种思想?

  推动全球民主进程,可为西方国家带来好处。盖民主选举中,不同利益团体为了争权夺利,拉拢外国势力,西方国家可顺理成章干涉别国内政。西方大国又可向它们输出军火,共同开发它们的国内资源如石油天然气等,可见四处鼓吹“普世价值”非常符合西方的利益。

  近来有些论者认为,人权及自由在九七回归后大幅倒退,此等论调罔顾事实。在港英时代,鲜有人敢猛烈批评政府,港英政府的恶法及政治部之暗中打压,很多人身受其害,亦人人皆知。

  港人所享自由人权多了

  另有人指,七一学生组织占领遮打花园,警员清场时使用过分暴力。他们可知道1971年轰动一时的事件?当年由司徒华等发起的“争取中文为本港法定语文”运动,学生在维园聚集示威,一位洋人警司用警棍把示威学生打得头破血流,相片在各大报章有载。今日港人所享有的自由度及人权,是多了还是少了?

  现时香港社会的重大分歧在于对《基本法》的不同演绎:《基本法》提出香港于九七回归后实行“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中国原本设想是,让香港用五十年作过渡期,期望它可于期内循序渐进地顺利融入母体,但部分港人和西方国家持不同看法。他们似认为“一国两制”是让香港化身为“国际租界”,形式似以前上海的法租界或英租界,租界内不行使中国制度及法律。租界以符合外国需要而存在,本地人的福祉属次要。

  两者想法迥异,难怪社会就政改方针争论不休。传闻西方国家欲透过香港把“普世价值”传入中国,形势更复杂,更令中央政府感到不安。

  作者:高亮节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