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赵 馨:香港需要韧性而非任性

在喧嚣的对于选举程式的争论中,一直为普罗大众和精英人士共同忽视的根本问题在于行政长官的“双首长”身份及“三负责”制的内在矛盾和冲突。

  经过5个月的多方採集、2个月的运筹帷幄,上周二推出的政改菜谱,不温不火、不咸不淡、调和“中西”,彙聚“南北”,权等“中央”食神挑挑拣拣、一锤定音,完成最后餐单。

  在长达93页的公众咨询报告里,过去几个月香港各界对于普选的各种意见被相容并蓄地收纳其中,算是对时下热闹喧嚣的争论一个阶段性总结与回应。

  在普选行政长官的“提名、普选、任命”三段论中,以“提名”为热议焦点、“普选”次之、对于“任命”则讨论较少。这是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选出的行政长官是爱国不爱港抑或爱港不爱国,都可能引发“不予任命”的宪制危机,基于此只能通过提名程式,保证普选出来的行政长官为“爱国爱港”人士。基本法实践过程中,经由普选产生的符合“爱国爱港”道德标准的行政长官真的能使行政与立法关系从相互制衡走向相互配合吗?

  在喧嚣的对于选举程式的争论中,一直为普罗大众和精英人士共同忽视的根本问题在于行政长官的“双首长”身份及“三负责”制的内在矛盾和冲突。根据基本法,行政长官集“特区首长与特区政府首长”于一身,作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对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作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首长,在以下事项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负责:执行立法会通过并已生效的法律;定期向立法会作施政报告;答覆立法会议员的质询;徵税和公共开支须经立法会批准。

  回归以来,行政长官局限于特区政府首长的角色中,主要精力都用在对立法会负责。行政长官的“双首长”身份之间、“三负责”体制之间内含的法理问题一直未能很好地釐清,发生冲突时的价值位阶及冲突解决机制一直未能建立,如果一直拖延下去,即使是普选出来的爱国爱港的行政长官仍然要面对这种“角色”冲突和“负责”矛盾。当下,在热议行政长官普选问题的同时,理智的分析研究这些法治问题才能有效解决特区政府的治理危机。香港具有成熟的法律和司法制度,拥有良好的法治传统和法治环境,善于运用法律治理解决政治问题,既能增加中港之间的互信也能提高各类施政问题的可预测性,唯此才可强化特区行政与立法关系的韧性。

  无论行政长官最终通过怎样的方式产生,都是路径选择和设计问题,根本目的是要特区政府和立法会能够顾及香港社会各阶层的福祉,保障各项政策的稳健实施。在政党政治如火如荼的当下,街头民主大行其道,即将进入八月,“佔中”的脚步越来越响。无论组织者怎样替自己的行动辩护、为行动披上非暴力的外衣,都无法掩饰那颗暴力抗命的心。非理性的行动只能将政治问题的争拗拉向任性的边际,远离民众的理想,使民众诉求更加短期化、非理性化。这种置香港发展于不顾的行为,最终损害的是普通民众的根本利益。

  同时,政党政治的本质使得建制派与政府的“亲密度”天然不足,在政府政策与政党利益相冲突时,为赢得选民的支持,这些党派在政府需要支援时反而可能会疏离政府,从而进一步导致行政与立法的关系陷于困境的可能。基于此,即使是普选产生的行政长官仍然要面对行政与立法之间的内在张力,唯有完善基于基本法的法律治理机制才是上佳之策。

  作者:赵 馨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