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郭伟强:标时成败 还看政府

标准工时这一阶段的咨询即将完成,相信单凭劳资角力,并不会得到什么具体成果!败了的一方总会捲土重来,令紧张的关系没完没了。

  工联会一直倡议最低工资必须与标准工时(标时)并行,才能维护打工仔女的工作尊严。最低工资负责保障僱员的基本生活收入,标准工时是确保僱员享有加班补水,多劳多得。虽然仍有不少僱主、僱员将标准工时与最高工时混为一谈,但就算仿效新加坡增设最高工时,也是对僱员提供更好的保障。

  最近“标准工时委员会”辖下的咨询小组,四出举办咨询会。在咨询过程之中,商会及资方大量动员发言,劳方代表亦不甘示弱,反映了劳资角力的紧张。可是资方拒绝标时立法的理由,大都是耳熟能详的陈腔滥调!离不开带来额外的经济成本,令中小企无法生存,削弱竞争力甚至拖垮经济,而且也会违反自由市场经济。简单一句,打工仔只是僱主眼中的生财工具,机器尚且也要保养,否则亦会“跪低”,难道僱员缺乏保养,僱主就只想到“换机”?企业利字当头,讲金不讲心,全都变成“劳力榨汁机”。有趣的是,新加坡既有每周44小时的标时,也有每周72小时的最高工时,可是经济仍然畅旺,2013年人均国民产值达62,400美元,比香港的52,700美元更优胜。

  现时香港的僱员工作时数普遍偏高,引用劳工处2012年出版的标时政策研究报告,当中所用上统计处数据来说,2011年有33%的僱员每星期需工作超过50小时,工时更长达60小时的佔13.4%,当中竟然有51.6%僱员的加班并无得到合理的补偿。看2014年第一季综合住户统计行业每周工时中位数数据,零售业、服务工作员、机器操作员是48小时、非技术工人是50。长时间的工作令僱员牺牲了休息、家庭及进修的时间外,亦会影响个人健康。浸信会爱群社会服务处早前发表了一项调查,工时长的僱员中有四至五成,容易出现轻微至非常严重的抑郁、焦虑及压力状况,显示工时过长可能引发情绪问题。情绪健康的问题,也会在无形间影响下一代的成长,代价是不能轻视!

  无偿工作的成因,源于在劳动市场之中,劳资关系极不平衡,僱主往往大权在握。僱主亦在过程中不断扭曲市场条件,加入笔者早前提到的“办公室加班文化”,营造逆来顺受的气氛。只有透过立法,才能扭转不平衡的局面,令打工仔真正可以多劳多得,而不是任由僱主肆意剥削!明码实价,才是市场上基本的道德,任何合约以外的无偿工时,都是违反市场的行为。

  标准工时这一阶段的咨询即将完成,相信单凭劳资角力,并不会得到什么具体成果!败了的一方总会捲土重来,令紧张的关系没完没了。成败的关键取决于政府的立场,究竟香港如何打造一个吸引人才的宜居城市?还是让所有被僱主榨取殆尽的打工仔女,都五痨七伤的步入晚年生活

  立法会议员 郭伟强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