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大公社评:人大审议“报告” 推动普选向前

本次人大常委会议程包括审议特区政改报告,程序本身首先就已经说明了特区与中央在宪制上的上下主从关系。特区政制架构,包括特首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由基本法予以规定,若要改变,就必须由特首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打报告”。

  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昨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会议由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主持,一百六十六位常委出席。会议将于本周日(三十一日)闭幕。

  为期七天的会议,议程甚多,包括审议国家安全法、安全生产法、行政诉讼法、广告法等的修订草案,而还有一项备受瞩目的议程,就是审议由香港特首梁振英提交的关于二○一七行政长官及二○一六立法会产生办法是否需要修改的报告。为此,本港除常委范徐丽泰外,还有十二位人大代表应邀列席,参与讨论及发表意见。

  众所周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全国最高权力机关,人大常委会就是其常设机构,一切国家大事包括全国性法律法规的订立,均要经由人大常委会审议及通过,然后颁布全国执行。因此,本次人大常委会议程包括审议特区政改报告,程序本身首先就已经说明了特区与中央在宪制上的上下主从关系。特区政制架构,包括特首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由基本法予以规定,若要改变,就必须由特首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打报告”,提请是否可以作出修改,决定权在中央:如果“OK”,特区二○一七特首普选就可以“去马”,否则政改“五步曲”是唱不下去的,“一锤定音”,此之谓也。

  而自普选在港提上议事日程以来,反对派一再在参选办法、提名门槛以至候选人数目上大做文章,提出了所谓的“国际标准”,既要“公民提名”,又要“泛民入闸”,似乎二○一七特首普选是港人社会固有的权力,或是英国殖民统治者留下的“埃及妖后嫁妆”。这当然是百分之一百的歪曲和误导。经历一百五十年殖民管治的香港,从未拥有主权和宪制地位、更没有普选行政长官这回事;香港可以普选特首,是九七回归后基本法赋予港人的权力,是一项中央授权而非本体权力,因此如果要讲“标准”,就应该讲、只能讲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决定”的标准,而绝非什么“国际标准”。

  今次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以及本周日公布的决定,将会再一次鲜明有力地展示中央不可动摇的宪制角色和权力,其中,普选必须依法、特首必须爱国,将是中央对特区二○一七普选特首作出的两项宪制规定与要求,特区必须遵守,不可踰越与违反。

  而更重要的是,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之所以要在特区普选问题上严格依法办事,并不是要限制港人的民主权利,更不是如反对派所言的什么“收紧”“一国两制”和高度自治;事实是恰恰相反,中央正是出于充分尊重和维护港人的民主权利、出于进一步落实“一国两制”和高度自治的决心,不想香港的普选被极少数极端分子所利用,勾连外国势力,把香港的管治权夺到抗中乱港势力手上,从而逐步把香港特区变成向内地“输入”民主、策动“颜色革命”的基地,成为美国“重返亚洲”、围堵中国政策的一着棋子,损害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而一旦出现此种不利局面,香港必定首当其冲,繁荣安定不保,与中央关系陷入深谷,这难道是港人愿意看到的结果和付出的沉重代价吗?

  可以预期,全国人大常委会将会为普选必须依法、特首必须爱国作出清晰明确的决定,推动二○一七特首普选走向落实和成功。

  本文为大公报社评 


大公评论集:

离开基本法谈普选,没门!

依法普选不妥协 政治对抗无出路

联署“承诺书”是“捆绑投票”翻版

大游行展示爱国爱港核心力量

  • 责任编辑:刘博洋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