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大公社评:人大常委作决定 特区普选开奇葩

此一全国人大首议普选法律规定的事实,也更进一步提醒了全体港人,切不要再被什么“普世价值”和“国际标准”所误导和迷惑了。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委员长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张德江委员长主持

  正在北京举行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昨天传来进一步消息,委员长会议已经提出了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二○一七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二○一六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草案,并交由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

  至此可以说,特区二○一七特首普选,已经又向前迈进了重要的一步,有关问题已在全国人大委员长会议上形成了法律草案文件,“草案”再交予常委会会议审议通过后,就会成为二○一七特首普选的最高宪制性文件,特区必须依从,不得踰越、更不能违背。

  连日从全国人大常委会认真审议的情况看来,香港二○一七特首普选,已经成为全国最高权力机构的一项重大议案、成为全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其备受重视的程度,绝不在任何一项全国性法规之下。

  而必须指出的是,审议及通过一项有关普选规定的议案,在全国人大常委会,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人大常委会创建、运作已逾六十年,什么关系到全国重大利益以至“生死存亡”的议案,自政治、经济、军事、外交以至改革开放大业,什么大事情没有审议过?而所作出的决定又几乎无不与国计民生以至国际形势有重大关连与影响,确实是国家发展历程的一个重要缩影。

  但就是一个如此关系到举国和全民的重要会议上,重大议题成千上百,却恰恰从来没有出现过普选这一议题,更不要说就普选的提名架构、民主程序和候选人的产生等具体办法进行讨论和作出决定了。

  事实是,不是香港九七回归、不是实行“一国两制”、不是有基本法第四十五条规定特首“最终可以达至由普选产生的目标”,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本就不会有这一普选议题的讨论。

  因此,从歷史发展以至民主、法治现状而言,连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二○一七特首普选的审议,其政治意义已经超出了一个七百万人口的地区选举,而是已经成为全国范围内的一件大事。当然,“一国两制”,二○一七特首普选具体只会在香港“一制”内进行,但影响将是全面而又深远的。

  而更重要的是,此一全国人大首议普选法律规定的事实,也更进一步提醒了全体港人,切不要再被什么“普世价值”和“国际标准”所误导和迷惑了;一个社会主义为主体、实行人大代表大会制度的国家,容许辖下一个特别行政区以一人一票方式选举行政领导人,并报请及获得中央任命,试问在全世界那一个地方可以找到这样的“国际标准”和“普世价值”?答案显然是没有。

  而且事实恰恰相反,二○一七特首普选一旦成功,不仅在香港是创举,于社会主义中国的民主法治建设而言,将会是一朵鲜艳夺目、令人啧啧称羡的奇葩,而于全球民主选举政治这一“大花园”而言,也将因添上了这一“一国两制”的普选奇葩而显得更加百花齐放、多姿多彩!

  因此,无论从那一个角度而言,二○一七特首普选,对香港、对港人,以至对国家、对世界,都会是一次千载难逢、可以创造历史的民主创举机会。而只要严格遵守普选必须依法、特首必须爱国这两条底线,创造历史这一光荣使命,港人必能胜任愉快、顺利完成!


大公社评:

联署“承诺书”是“捆绑投票”翻版

依法普选不妥协 政治对抗无出路

离开基本法谈普选,没门!

人大审议“报告” 推动普选向前

人大常委信港人撑普选

  • 责任编辑:刘博洋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