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力:“双学”政治游戏早该收场

黄之锋(左一)在绝食超过63小时后,即12月4日终于首个在暖水中加入了葡萄糖 网络图

  文 | 鲁力

  日前,学民思潮五名成员声称会进行“无限期绝食”,然而黄之锋在绝食超过63小时后,即12月4日终于首个在暖水中加入了葡萄糖。对于自己是五个绝食者唯一一个饮葡萄糖,他假意向公众致歉。两天后他又宣布停止绝食,另外两名绝食学生卢彦慧、黄子悦也宣布退出绝食,现在只剩下两位“绝食”学生还在“死撑”。可以预见,这场喝了糖水、缺乏主角的“绝食骚”很难演下去了,只能草草收场。

  香港不应是少数无知青年的政治游戏场,更不是任由少数幼稚青少年在国际反华势力与香港反对派操纵下,胡作非为、破坏法治、扰乱社会治安而多数市民生活受影响,赔上香港国际声誉的原始社会。香港应当尽快恢复成熟的民主法治和国际金融商业中心的本来面目,重回法治、民主、和谐、幸福的健康发展轨道。

  光环消失殆尽成“历史罪人”

  那位喝了葡萄糖水却声称在“绝食”的黄之锋,痴人说梦的提出什么“要人大撤回决定”、“要重启政改程序”?“要与政府对话”等荒谬绝伦的要求。在三分之二以上多数要求退场的民意之下,他仍不舍放弃这个可以让他为所欲为的“占中舞台”,要以牺牲香港大多数市民的安逸和谐生活,以香港人无路可走为代价,以数百上千亿的经济捐失为筹码,来继续玩这场让全世界人看笑话的政治闹剧。

  看看今天的香港社会:马路可以任意占领;商舖可以随意进入骚扰;半夜可以在街道聚集闹事;警察可以随意被人殴打;民选的立法会议员可以不让惠民法案通过;立法会可以成为围堵政府的指挥部。民意可以任意曲解,“八成二市民反对占中”、“三分之二占领者要求退场”都不是“主流民意”,请问这是什么“民主逻辑”?这个社会还有没有基本的法治,有没有基本的礼义廉耻?有没有根本的社会公义可言?如果这种局面长期下去,港将何港,国将何国?

  年轻人有不同的看法和政治诉求,香港是一个民主的社会,任何意见与不满都可以通过合法与民主的程序去表达。这是世界上任何民主国家社会行事规则的“国际标准”,而不是其他。通过以“绝食”等自残方式威迫政府就范,更无助解决问题。

  马克思在1861年的政论《法国的新闻敲诈——战争的经济后果》中,批评巴黎一些媒体的臆造和英国一些报纸的煽动性文章,“不仅是帮助某些当权人物进行政治投机,而且同样也是帮助某些个人进行交易所投机。”而同样的故事也出现在今天的香港。现在奇怪的是,在国际反华媒体与香港部分媒体的歪曲下,对世界各地与香港“占中”中发生的同类事件,西方媒体似乎却存在不同的标准:

  同是报道骚乱,西方媒体对弗格森骚乱和香港“占中”的态度却截然不同,美国警察开枪打死无辜黑人获判无罪,美国警察拳打脚踢驱散示威者是维护社会秩序;而香港警察使用警棍、制服捆绑暴徒、使用喷雾、催泪弹等非重伤性警械却是施暴?美国可以派军队进入利比亚、伊拉克、阿富汗等国家“维护美国利益”;而中国作为主权国家,对中国已收回管治权的香港进行宪政管理,却是“干涉内政”?明明有大多数人赞同的政改框架,却因少数人的反对而不让理性讨论?正是这些黑白颠倒的“国际舆论”,有意纵容鼓动?香港少数人任意胡作非为。


欢迎关注大公网香港在线微信(公号:tkp-weihk)

责任编辑:晃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