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八骏:务实争取普选行政长官

  文|周八骏

  昨日,特区政府公布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办法公众咨询报告及方案,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向立法会宣读该草案。由于特区政府在一周前通过媒体披露了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草案部分内容,也因此反对派立法会议员的激烈反应成了媒体的焦点。

  事缘反对派议员对政改第二轮咨询采取抵制,所以他们立即表示将否决普选行政长官草案并不令人诧异。问题是,他们会否集体或部分地抵制审议和表决?

  从2012年即本届和上届政府交替之际以来,激进反对派议员玩弄“拉布”以阻挠政府议案通过是愈演愈烈。对于仅需半数议员投票赞成就获通过的政府议案,“拉布”是反对派唯一反对手段。

  确保中央对特区宪制权力

  通过政改法案需要立法会全体议员的三分之二或以上的绝大多数赞成,所以不能排除反对派议员全部或部分采取抵制审议甚至拒绝投票的方式来展示其“毫不妥协”。

  尽管如此,特区政府和爱国爱港阵营仍需向广大市民(选民)讲解,普选行政长官草案所设计的是一个务实落实普选行政长官目标的方案。

  “务实”在于两点:一是“务”香港是一个直辖于中央的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地位之“实”,普选行政长官必须确保中央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权力。为此,全国人大常委会在2014年8月31日做了明确规定。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日前分批约见立法会议员,郑重申明:普选行政长官的方案完全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不会撤回也不会修订,这是中央坚定不移的立场。

  与此同时,普选行政长官的办法还“务”当前和今后相当一段时间香港政治态势之“实”,以行政长官参选人“低门槛入闸”和提名委员会产生行政长官候选人的程序尽可能提高竞争性来建设具“一国两制”特色的真普选。

  反对派振振有词地要求“真普选”,是要求行政长官候选人不被“控制”。他们以为,按现行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的构成来建立行政长官候选人提名委员会,会使行政长官候选人被“控制”。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判断。

  按照特区政府提交立法会审议的方案,获120名提名委员会成员提名即可成为行政长官参选人,而每名参选人最多只可获240名提名委员会提名,意味着行政长官参选人将最多10名,最少5名,亦即介于5至10名之间,足以容纳当前和今后相当一段时间几乎全部有志竞逐特区行政长官的人士。

  如果2017年能够普选行政长官,那么,今天所有志在参选行政长官的香港知名政治人物或公众人士,除了极个别反对派政治团体领袖,绝大多数都有希望成为行政长官候选人。

  “温和民主派”也有机会出闸

  按照特区政府的方案,提名委员会以不记名投票对参选人逐一表决产生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委员只能投票支持两名参选人。这就给了所有参选人以充分展示其政纲的机会,也给了“温和民主派”人士以当选候选人的机会。

  本文所谓“温和民主派”不同于坊间,而是一个颇宽泛的概念,包括了至今坚持反对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的若干反对派政治团体和政治人物。具体而言,本文所谓“温和民主派”是指:意识形态认同西方,但反对同中央对立,也反对以西方政制来“和平演变”国家政制。

  反对派指责由现行行政长官选委会演变的行政长官候选人提名委员会,会使行政长官候选人被“控制”,不仅无视提名委员会产生候选人程序的“最大不可控性”,而且忽视香港政治态势演变。

  行政长官由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改由提名委员会产生候选人、再由全香港合资格选民一人一票选举产生,是行政长官产生办法的质变。实现这一质变需要以香港政治态势变化为基础,也将推动香港政治态势演变。

  动员市民支持政府普选方案

  表面看,按现行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产生办法来成立行政长官候选人提名委员会,人数不变,各界别组成及其产生提名委员会委员的办法也不变。深入分析,不仅后者产生行政长官候选人的程序不同于前者选举产生行政长官的程序,而且,即使同一人先后出任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成员和行政长官候选人提名委员会成员,面对急剧变化的香港政治,很难说不会发生观念和观点的变化。

  香港选民不仅可以取得一人一票选行政长官的权利,而且可以在行政长官候选人产生阶段,表达其取舍来影响提名委员会。在提名委员会中,不乏知名政治人士和公众人士,他们不可能不顾及民意。

  总之,反对派攻击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制造“假普选”完全是无稽之谈。特区政府提交立法会审议的是一个符合香港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原则的真普选。爱国爱港阵营的当务之急是尽可能动员香港市民(选民)支持普选行政长官草案。同时,需要未雨绸缪,准备应对一旦无法落实普选行政长官,将会出现的香港政治态势演变。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博士)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微香港》公众号

责任编辑:季冰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