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南:民主党被逼宫夹击摆脱捆绑上上之计

  文|陈光南

  昨日,特区政府正式公布2017年政改方案,高调说明了要争取全港民意的支持。但是,激进反对派并不急于进行民意战,而是急于进行内战,围剿民主党,要把民主党当成唐僧肉,生劏分肥。

  苹果日报昨日也发表了题目为《老泛民请以退选承诺铁心否决政改》的社论,这一篇社论,充分地暴露了“少壮本土派”磨刀霍霍,要抢夺民主党的立法会议席的图谋,说明了“雨伞世代”全面抢班夺权的部署。苹果日报说“双方的原则对立,暂时很难看到有沟通机会,更别说达成妥协了”;“雨伞运动后,看到年轻人主导的社运奋起,和社会思潮变迁,泛民虽占住立法会议席,但在论述上和行动中都与现实脱节,确实到了再也不能不考虑退下来的时候了”。“青年新政”、“新民主同盟”都要“扩大参选版图”,民主党应该“锐意扶植新一代上场,比什么辞职变相公投更能表达坚定意志。而这,也是老泛民退出政治舞台留下漂亮身影的最后贡献”。

  “苹果”力数民主党立场动摇

  苹果日报在这社论里面力数民主党立场动摇,对于“雨伞革命”毫无贡献,可以说是讨伐民主党的檄文。社论说,他们“何时发动过大规模的民主抗争行动?去年79天的占领运动不是泛民发动的,所谓‘占中’,根本没有占领过‘中’(中环)。与泛民有联系的占中三子当初只估计可以发动数千人,结果是由学生勇武重夺公民广场而引发数十万人参与的三区占领行动。所有参与者都是自发的”;“泛民只是在运动起来后才参与其中,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但事实上,泛民与社运抗争一直脱节,从反高铁开始,所有守护本土的抗争,不仅不是泛民发动,而且他们也没有参与。泛民只是游行、参选和做议会的反对派。不能说这些没有用,但不是社会运动,而且泛民也渐渐在维护本土利益、香港人优先等越来越强烈的社会意识中,脱离了市民大众”。

  社论里面的“泛民”有所指,其实就是指民主党,搞“辞职变相公投”的就是民主党,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何俊仁说“辞职公投”,就是表达否决政改的决心,但又企图保住民主党的原有的议席。但苹果日报说,这些老家伙宣布下届不再参选,“比什么辞职变相公投更能表达坚定意志”。苹果日报大力支持“伞后紧接?的反水货行动”,攻击民主党将吓到了小女孩号哭的情况“指为不能接受反水货的粗野”,民主党被加上了“又一次脱离本土权益而与政府、建制派唱和”的罪名。

  元老派委曲求全受排挤

  事实上已经证明,无论民主党怎样做,激进派都认为民主党“不可信,不坚定”,都应该口诛笔伐,都应该和他们划清界线,都应该要民主党让出立法会的议席,由“青年新政”、“新民主同盟”瓜分他们的版图。所谓“老化”,其实就是指刘慧卿、何俊仁、单仲偕、涂谨申、胡志伟、黄碧云。他们都背负着“原罪”,因为民主党曾经拒绝过2010年的“五区公投”,后来又同中央商讨政改方案,达成了2012年的立法会选举方案,这些都是“立场动摇不可信”的罪证。

  所以,无论民主党今后如何委曲求全,心甘情愿接受捆绑,民主党最终仍然逃脱不了被清算、“被当作是唐僧肉,瓜分议席”的命运。更何况“新民主同盟”是民主党的反骨仔,范国威一直在民主党内部暗中扩大自己的派系势力,挑战元老派,上位没有成功,于是发动兵变出走,自立门户,现在更是反戈一击,准备在新界东和新界西全面出击,接收民主党的元老派的选区,力图使民主党亡党。

  另外一方面,李柱铭经过长期的工作,已经安排了一批“少壮本土派”接任了民主党的副主席,以及党内的各个部门的要津,也要求早日抢班夺权。从罗健熙到尹兆坚,都曾经公开表示“逼宫”,要刘慧卿做一个神?式的党主席,具体的路线要改为“本土主义”,由他们去安排和部署未来的选举工程。即是说,他们的选举计划,已经排斥了元老派。这是一个内外进攻的格局,民主党的元老派和温和派如果继续委曲求全,就会一直受到排挤和围剿,身败名裂。除非他们提早宣布下野,下一届不再参选立法会,接受“少壮本土派”杯酒释兵权的安排。

  事实证明,民主党和温和派不断退让,是没有出路的。最后民主党的选区一定会被瓜分,一定会走上覆亡的道路。目前,民意对民主党有利,民主党应该巩固中间的选民,稳扎稳打,只要摆脱“本土派”的捆绑策略,就大有回旋余地,拓展更大的空间。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民主党如果不想变成了唐僧肉,就一定要由党员大会决定支持政改的路向,打退“反骨仔”的进攻。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微香港》公众号

责任编辑:季冰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