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君玉:希腊公投 全欧无一赢家

  文|施君玉

  希腊公投为整个欧洲投下一颗“震撼弹”。超过六成希腊的民众用手中的反对票,明确拒绝了国际债权人提出的救助条件,这一结果在全欧乃至世界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令希腊向破产及退出欧元区又迈进了一步,希腊与欧元区其他国家的裂痕势进一步拉大。欧元区前程未卜,一体化进程遭受重创,欧洲正经歷难以克服的空前危机。

  希腊债务危机的出路不外两条:一是双方各退一步,达成妥协,各方均获喘息之机,因希腊公投造成的分裂暂告一段落;二是双方继续企硬,谈判破裂,希腊被踢出欧元区,被迫未来战略取向上作出重大调整。但无论出现哪种前景,包括希腊在内的全欧洲都是输家,没人能独善其身,从中获利。

  公投结束后,投反对票的民众昼夜狂欢,庆祝胜利,总理齐普拉斯也大赞希腊人民作出了非常勇敢的选择,发誓要把对手拉回谈判桌,为希腊人赢回“尊严”。但希腊的狂欢是短暂的,大家都清楚,公投后的谈判未必比公投前轻松,是一场结局难料的“硬仗”。欧洲各方对希腊公投普遍持否定态度,除例行称尊重希腊人民的投票结果外,都对此表示遗憾,就连对其勿脱欧的挽留都十分谨慎。对希债问题持强硬立场的德国更直言,减免希债不在谈判日程上,现在没有谈救助计划的基础,齐普拉斯亲手摧毁了双方达成妥协的“最后桥樑”。

  与其说希腊期望通过公投寻求一个更合理的救助方案,不如说是齐普拉斯为一己之利,挟本国民意对欧盟进行“敲诈”。如若在全欧进行公投,恐怕没有一个国家会贊成牺牲本国利益,大公无私地去拯救希腊。特别是欧元区第一大经济体德国,默克尔如何去说服本国民众,令其忍受福利削减、工资长期在低位徘徊的痛苦,去拯救一个即便破产也要享受高福利、高工资的国家。比达成救助妥协更可怕的是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欧的让步证明希腊“敲诈”成功,等于变相鼓励其他国家铤而走险,南欧一众在债务危机边缘挣扎的国家将群起效仿,向欧盟提出自己的条件,欧盟、欧元区内的规矩将荡然无存。不到万不得已,欧洲绝不会开此恶劣先例。

  无论是希腊,还是欧洲其他国家,最不愿看到的结果是谈判破裂,希腊脱离欧元区。希腊人虽以公投方式拒绝了国际债权人提出的条件,但目的仅是增加谈判筹码,取得对己更有利的条件。无论从心理上,还是从体制上,希腊人都未作好脱离欧洲的准备。欧洲虽然对希债危机蔓延做了一些防范准备,但挽留其留在欧元区的意愿也是真诚的。一旦最坏的结果发生,希腊破产,银行大量倒闭,民众将不得不面对比现在更糟糕的状况。希腊破产将对全欧带来灾难性冲击,单就金融、经济领域而言,其后果恐怕不亚于二○○八年的金融风暴。一旦希腊脱欧噩梦成真,其被迫要在战略取向上作出重大调整,可以借助的力量不外是俄罗斯,或者其他新兴国家,由此可能会令欧洲政治安全架构重新洗牌,这是欧洲所不能容忍的。

  欧洲应对现实内外危机本已力不从心,希腊危机更为其雪上加霜。看来,欧洲还远不是欧洲人的欧洲,欧洲自主处理自己的事务还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世说时局》公众号

责任编辑:孟浩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