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君玉:公投加剧恐慌 希腊穷途末路

  文|施君玉

  如果说希腊不与欧盟撕破脸皮,按债权国所提路径进行改革,危机尚有化解可能的话,那么公投可谓是拆除了这一妥协的“最后桥梁”。全民公投后,希腊走出危机的前景反而愈发迷茫。居民的恐慌性抢购、欧盟各方继续企硬,希腊民众尚未从胜利的欢呼声中醒过来,便已陷入更为恐怖的深渊。面对欧盟五天提交新方案的“最后通牒”,希腊除跪低外,看不出有其他出路供选择。

  希腊人对胜利的欢庆仅一个夜晚,第二天一觉醒来,不得不面对更严酷的现实。若无外援,希腊银行的现金两天内将被用光,居民昼夜排队,在提款机上提取最高六十欧元的现金,许多企业被迫用现金支付员工的工资。超市内现恐慌性抢购,从米面油盐,到厕所用纸,凡是能买到的东西,均悉数收入篮中,超市货架空空如也。民众在忍耐今天困厄的同时,更担心“明天的情况会更糟”。

  在多边场合,希腊高官明显感受到来自各方的寒意,到处都灰溜溜的。从新财长卡洛托斯,到总理齐普拉斯,一众政客本想借国内民意为自己撑腰,岂料偷鸡不成蚀把米,在欧盟会议上频受冷遇。各方似乎对公投、救助均无兴趣,唯一关心的就是“新方案”,看希方还有什么可赢得信任的奇招。新财长卡洛托斯甫出山,便被斥轻浮,在周二的财长会上,手中连个书面材料都没有,引来一片骂声。在周三的欧洲议会上,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还未开口,即遭到议员的集体呛声,会场嘘声一片。为了打消希腊侥幸心理,欧盟不得不发出最后通牒,把周日召开的欧盟特别峰会定为死限,最终决定希腊的去留。

  希腊政府“敲诈”不成,反令自己陷入被动。若不采取公投这样的极端形式,希腊政府还可借国际债权人提出的要求,谨慎、缓慢地推动债务危机的化解。如今,政府却陷入了死胡同,一面是逾六成反对的声音必须要倾听,向欧洲方面争取更有利的债务减免条件;另一方面,是欧洲各国毫不妥协、不向“敲诈”低头的坚决立场,齐普拉斯已很难在两者间找到折衷。

  希腊公投结束至今,未看到欧洲有丝毫的动摇。化解希债危机中的关键人物、德国总理默克尔尽管面临内外压力,甚至有人以“承担希腊脱欧灾难性后果”的恫言,要其放低姿态,救希腊于水火。但不论是“政策失败者”的指责,还是欧洲分裂“罪魁祸首”的批评,默克尔似乎都不为所动,对其来说,最重要的是德国内民众的利益,是逾半民众的支持。默克尔明确放话,德没有计划与希腊谈判新救助计划,双方无谈判的基础,德方不会同意减免希腊债务。

  默克尔的强硬道出大多数欧洲国家的心声。据报道,十八个欧元区国家已有十六个赞成希腊脱离,对齐普拉斯政府的新方案,多数国家并不看好。欧盟各方已开始认真考虑希腊脱欧议题,并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防止事件给金融、经济可能产生的冲击,欧盟的法律团队已着手审视条约,为希腊脱欧作法律准备。欧洲开始为最坏的结果作打算,何去何从,牌在希腊手中。无论口号喊得多响,希腊人显然未做好迎接这场迫在眉睫灾难的准备,但留给希腊的时间已不多了。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世说时局》公众号

责任编辑:孟浩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