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社会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沈彬:事业单位招录可大胆摒弃户籍限制

  面对今年严峻的大学毕业生就业形势,5月15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要促进就业公平,严防招聘过程中出现性别、民族、残疾等方面的歧视。

  但国内知名反歧视公益机构“郑州亿人平”,通过对国内大中小三类城市中近百家事业单位的各类招聘调查发现:事业单位招聘成为户籍歧视的重灾区,在被调查的近百家事业单位中,明确提出户籍要求为本地户口者达到99%。相形之下,对户籍限制要求最低的是公司、企业,其次是公务员招考。

  应该看到,“反就业歧视”并不是针对目前大学生就业困局的权宜之计,而是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后,全社会越来越关注社会公平的一种表现。“反就业歧视”已经成为促进社会公平的一个有效抓手。就业歧视不仅影响就业、阻塞弱势群体上升的路径,而且还严重制造社会对立。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这三大公平,而就业歧视本身就意味着机会不公、规则不公。

  目前,反就业歧视已经成为社会共识,但如何界定何为歧视性要求,何为正当的遴选要求,难免存在一定争议。就企业招聘来说,其中关系尤为复杂,毕竟企业是一个理性经济人,它自身对于招聘条件有一个基于市场环境的、相对理性的考量,而且从调查结果看,企业招聘相对于政府、事业单位是最没有户籍歧视的地方。况且,在反就业歧视工作中,政府应拿捏好促进社会公平与避免对微观事务的不正当干预之间的平衡,不应妨害企业正当的经营权。

  既然如此,反就业歧视不妨从共识最多的地方做起,从“歧视”与“正当遴选”区别最明显的地方开始,也就是从事业单位的招录做起。事业单位不是私人企业,一般受财政供养,其选材用人本应首先体现一个“公”字。户籍歧视既妨碍按需找到最合适的人才,也为事业单位内部的近亲繁殖、“萝卜招聘”做了制度铺垫,成为产生进一步就业不公平的起点。

  同时还要看到,目前一些事业单位的招录搞户籍限制,与事业单位社保改革滞后有关。事业单位人员的医保、养老保险与普通企业施行双轨制,招录非本地户籍者会对招聘单位及就业者形成一定麻烦,这就成了一些事业单位在招聘时设置门槛的心理因素。也正因如此,打破事业单位招录的户籍歧视,还有着推进事业单位改革的重要意义。

  事实上,改革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比如,今年5月19日河北张家口市人事部门在招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启事中,明确要求“报名者必须是张家口市(县、区)户籍或生源”,也就是以户籍为限。舆论指出这一要求违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2013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工作的通知》的规定:用人单位招聘高校毕业生不得以户籍为限制条件。5月28日,张家口市有关方面就紧急下发通知取消了这一户籍限制。

  2000多年前秦朝的丞相李斯就写了《谏逐客书》:“夫物不产于秦,可宝者多;士不产于秦,而愿忠者众。” 事业单位招录取消户籍限制,有利于打破地方壁垒,实现人才跨地域流动,促进欠发达地区的发展。相对于企业招聘中“歧视”与“正当遴选”之间争议较大,提供公共服务、主要由财政供养的事业单位招录搞户籍歧视,是非明确,改革共识最大。因此“反就业歧视”改革应该从共识最大、阻力最小的地方突破,张家口紧急取消事业单位招录的户籍限制就是一个正面例子。

  • 责任编辑:郑萌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