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风:理性失效 香港沦亡

2013-01-03 07:27  来源:大公网

  香港市民崇尚理性,十年前的五十万人游行,全程没有发生冲突,至今仍被人津津乐道。但令人痛心的是,这种和平理性精神,如今已逐渐被颠覆。刚过去的元旦游行,尽管人数只有三万(警方数字),却出现令人不安的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充斥在现场的「V煞」激进青年,视暴力为手段、奉破坏为目的,更为成功阻街而洋洋得意。面对如此局面,公众或许要思考一个问题:当理性无法在香港继续时,香港还能叫香港吗?

  激进青年假扮「V煞」泄愤

  今年的元旦游行,是回归十五年来所未见之情况。其特殊之处在于,第一,游行人数、队伍数量都是历次之最;其次,两支立场截然相反甚至对立的游行队伍同时进行。同一时段有多达数万市民在街头游行,「倒梁」、「挺梁」相互对立,这种情况无疑是对香港社会的严峻考验。考验立场不同的人士能否相安无事平和理性表达要求,也在考验社会是否已到了不同意见水火不容、对立已毫无转圜余地。

  应当说,元旦整天的游行,大多数人都秉承了过去的游行文化,尽管立场不同、政党背景不同,都能在相互尊重原则下,各自表达要求。但就在游行的尾声,却出现令人不愿看到的结果。包括社民连、人民力量、民间倒梁力量,以及所谓的「V煞」成员,不理会警方劝告,刻意制造警民冲突,最终更演变成公共秩序遭严重破坏的「事件」。

  当中,十多名戴上「V煞」面具的青年最为「抢镜」,以「打游击」的形式,冲出毕打街与德辅道中交界,坐在马路中央,几度瘫痪中环交通。尽管这场示威冲突没有演变成人员伤亡的悲剧,但展现在公众面前的,却是不安与忧虑。公众一片批评之声,就连一同参与游行的天主教正义和平会孔令瑜也称:「尊重元旦倒梁示威者占据马路的抗争方式,但首要不应影响市民,认为占据马路的示威者,应公开解释行动的原因及目的,否则难以令人理解。」

  游行中梁国雄、陈伟业之辈为了政治意图「做骚」,公众其实并不意外,但丧失理性的激进青年的泄愤行为,更让人感到惊心以及无法理解。而事实上,元旦游行的暴力行为,并非个案,而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行为。

  学者包装下的「以武制暴」论

  就在上个月,相信是同一帮人的「香港V煞抗暴青年」的组织,向传媒发放破坏香港青年关爱协会的反法轮功横额相片,并承认破坏责任及宣称向该个被指亲共组织的横额「行刑」。在另一幅图片可见,有蒙面人士则手持小刀,摆着如恐怖分子般的行刑「蒲士」,让人看得不寒而栗。到了十二月底,这批人在网上打着呼吁游行的口号是:「一月一日,止戈为武,以武制暴,全民皆兵」。而于再早之前,这批激进青年更在网上以种种暴力言论辱骂立场不同的人士,言论出位,俨如一帮革命党人。如果仅仅是这帮人的「个别」行为则已,但从网络上所展现的「民意」可见,他们获得大批青少年的欢呼与支持。

  任何极端激进力量的兴起,都有其现实推动因素。但在香港,这种推动原因更多的是政治人物乃至「名嘴」在推动。「V煞」虽然人数不多,但由于代表了小部分人的思维,不能不予以重视。于「香港V煞抗暴青年」社交网站上挂着的指导思想名句是:「当理性失效的时候,就是武力的开始(At the end of reason, violence starts)。这句话出自于鼓吹香港「独立」「城邦论」的所谓「学者」陈云之口,尽管该句话拾前人牙慧,但经其学术包装,俨然成为名正言顺的「抗暴方式」,鼓吹暴力抗争的意图再明显不过,甚至于,当中还隐含暴力推翻政府的意图。

  香港莫成又一民主失败例子

  香港是言论自由的社会,各种各样的人发表不同的政治社会问题见解,应当予以充分的包含。但陈某人的狡诈之处在于,他以「导师」自居,创造一套抗暴理论,让无知青年去冲锋陷阵、破坏法治,自己却安坐办公室,坐享政府与纳税人的薪金。如果陈某人还有半点羞耻之心,就应当辞去职务,敢做敢当去「领导」他的「V煞」教徒,而不是如此厚颜「吃人家的、拿人家的、还要害人家」。

  无论如何,香港之所以是香港,除了她的种种客观优势外,还在于她强调的理性、包容、法治。没有了这些,香港将什么都不是。马丁.路德.金在《我有一个梦想》中说:「我们不能容许我们的具有崭新内容的抗议蜕变为暴力行动。我们要不断地升华到以精神力量对付物质力量的崇高境界中去。」圣雄甘地说:「以眼还眼,世界只会更盲目」、「不使用暴力、是尊贵的极限」。事实证明,在暴力的过程中,被最惨烈伤害的其实不是物质或者价值信仰,而是人性。暴力所产生的残忍性格和虚无主义,会毁灭一个人甚至是一个时代。

  当理性失效之时,就是人性沦亡的开始。香港不应成为又一个东南亚民主失败的例子。

  作者:谷风   为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