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向终审法院施压?

2013-01-08 08:31  来源:大公网
  本港部分法律学者前天在一个论坛上表示反对释法。就「双非」童及外籍家佣要求获得居港权一案,特区政府律政司司长袁国强要求终审法院按照基本法第一五八条,在作出不可改变的终极判决前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

  反对释法的学者指袁国强司长的要求是「向终院施压」,又指此次释法效果等同「阉割」,日后中央将可以就特区一切内部事务重新作出解释……。

  反对释法的学者显然是言重了,而且,就有关问题作出如此强烈的反应,到底是袁国强在向终院施压,还是他们在向终院、向马道立和袁国强施压?

  事实是,袁国强要求终院就「双非」童和外佣居港权案寻求释法,正正就是维护法治原则和尊重司法独立的表现,而不是如反对派所说的「干预法治」。

  首先,在有关「双非」童和外佣居港权的官司上,入境处即特区政府是作为与讼一方的,按照本港的普通法通则,与讼双方均有权向法院提出司法和法律上的要求,如聘用外国皇家御用大律师为代表等。因此,袁国强要求终院提请释法,是以与讼人身份提出的合理、合法诉求,完全不涉什么「干预」。

  而更重要的是,有关「双非」童和外佣居港权案,在「大状党」出谋划策及代为出头之下,去年已经打了好几场官司,如果不由终院提请人大释法「一锤定音」,司法覆核势必没完没了。而入境处一旦败诉,唯一的后果,就是数以十万计的「双非」童和外佣,还有外佣在菲律宾、印尼的子女,将可以大量涌港,「分享」本港的公屋、综援和免费医疗、教育……。而唯一乐见此一后果的,不正正就是那些满口法治、实则唯恐香江不乱的「大状党」政客吗?

  而为了达到阻挠人大释法的目的,他们不惜以今日的我否定昨日的我,自相矛盾自打嘴巴。当年,特首董建华为了避免港人内地子女大批涌港,由特区政府自行提请全国人大释法,被「大状党」指为「行政干预司法」,上街黑衣游行、宣告「法治已死」。如今特区政府严格按照基本法第一五八条办事,由律政司司长要求终审法院提请全国人大释法,正是依足规矩、跟足程序,但反过来又被「大状党」指为「向终院施压」,还指名道姓的「怀疑」马道立是否可以「顶得住压力」。如此「输打赢要」,而且公然向终院首席大法官「施压」,除了阻挠落实基本法、阻挠全国人大释法之外,又还能达到什么目的?不尊重法治、企图干扰司法独立的又到底是谁?

  事实是正如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港大法律系陈弘毅教授所言,回归以来,四次释法,对本港法治和司法独立并未造成任何损害。自当年港人内地子女居港权的争议,到去年的某非洲国家政府涉及银行巨额汇款事件,如果不是全国人大释法,问题不可能得到真正解决。而港人社会最为珍视的司法独立和法治基石,在这一过程中是只有加强巩固而丝毫无损。

  个别法律学者前天在论坛上还表示要向「长毛」看齐,实行「公民抗命」,跑到马路中间去反对释法。作为堂堂大学法律教授,出此「无法」之言,就不怕误人子弟和被人耻笑吗?

  人大释法,是基本法第一五八条白纸黑字的规定,也是本港法治和司法体系的组成部分。事实已经证明,释法有利市民、有利本港,绝非「洪水猛兽」。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