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鸿:港政治生态面临急剧变化

2013-01-15 07:33  来源:大公网

 

图:大批市民日前在维园集会,表达对行政长官梁振英的支持/资料图

  香港现时正面临「倒梁」为主的政治生态。若中央政府坚持不倒梁,反对派无力组织四五十万人上街,倒梁声势很容易会再竭三衰。关键是梁振英政府不要再犯大错,小心谨慎,战战兢兢,克勤克俭,形势应该会逐步改善。但不能期望没有「倒梁」者或没有反共反中反回归者,只是他们不成气候罢了。

  当前香港的政治生态,矛头主要是针对梁振英参选与当选特首,与过往十五年有颇大的不同。不同的主因,是过往十五年里,以大地产商为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团一直处於主导地位。董建华时代,先有陈方安生领导官僚体系抗拒,後来曾荫权取得了行政主导,再继而当上特首,控制特区政府。回归後十五年政策的大方向,除了董建华新上任时的一些倡议,基本上依循回归前殖民地政府的政策方向,且在曾荫权的掌控下更不受政治的制约,全面向大地产商集团的利益倾斜。

  逐渐形成二元利益冲突

  在这十五年里,政治形成建制派与反对派或所谓泛民主派,两派在议会政治里有所冲突,但冲突不大,实际上是互相协调合作,主因是与政府的矛盾不大。唯一的例外是基本法23条立法带来的抗争。抗争导致董建华和叶刘淑仪的离任,抗争也伸延至对董委任的问责局长的攻击和压力,突显出董建华和他从社会上带来的精英与官僚的矛盾,结果也导致中央政府接纳前殖民地官僚的曾荫权承接董建华当上特首。董建华在第二任任期未完辞职,由前殖民地官僚主导,却说服中央政府执行。梁锦松以至董建华的中途辞职,反映出他们意图改变官僚主导的政策在斗争中失败。在董建华任内,政策与社会既得利益之间的平衡被打破。曾荫权表面上没有作为,实际上却在政策间的作为与不作为之中使香港的社会经济政策偏向於金融和房地产利益,经济结构加速单元化,其他行业产业迅速萎缩。社会的收入分配以至公共服务、社会福利的政策趋势,加剧了贫富悬殊、阶级和阶层的矛盾。

  不认识这个发展过程及过去十五年政策由谁主导的情况,我们便无法了解当前香港的政治生态。

  梁振英之战胜唐英年当上特首,在特首之战中已经看到逐渐成型的利益二元化的冲突。唐英年代表大地产商等的既得利益,与曾荫权是一脉相承。由於竞争激烈,梁振英被推往既得利益的对立面,而且凭藉这个对立,动员了社会大多数的中产阶级和中下阶层支持梁振英,形成强大的民意压力。这扭转了中央政府的取舍,压倒了唐英年的支持势力。

  梁振英的上台并不必然标?香港社会经济政策的根本性转变。梁振英背後的专业人士与大地产商的利益争夺,并不是你死我活的根本矛盾。只是原来一直主导政策的大地产商失去了政策主导和由此而产生的巨大利益。可能是损失过大,也可能有政治派系和人事的意气之争,这些利益集团并不甘心、也不愿意与梁振英在既有制度和管道进行竞争,而是游说。反而把特首竞选时的对立矛盾进一步激化,妄图迫使梁振英不能上台,或上台之後难以执政,要提早下台。结果在选举之後便有组织、有计划地出现了一波比一波更大的倒梁浪潮,改变了香港的政治传统习惯和既有的生态。

  社会不满激化极端倾向

  回归十五年,在前殖民地官僚主导的社会经济政策底下,香港即使得到中央政府自由行的支撑,经济仍然长期低迷,且中产阶级萎缩,中下收入层扩大。在生活压力和房贷压力下,社会不满日增,特别是年轻人的情况更为恶劣,社会似失去了向上的流动机会,因而激发了极端政治倾向的增加。在2012年的立法会选举中,极端政治倾向的代表取得的票数增加颇大。

  在这样的政治变化中,倒梁运动便不仅体现在现有制度下的政治势力,如公民党、民主党等反对派组织,且多了受额外资助突然冒出的许多新的政治组织与群体。二者与极端政治势力容易在倒梁的不同议题中合流、汇成声势浩大的动员能力。

  与此同时,在特首选举中已经公开表现出来的媒体分化和积极参与竞争的情况,在选举後并没有消失。反梁者自然由反梁变成倒梁,其他原来难似中立者也很快以不同的方式,通过不同的议题,开始倒梁。一方面,众多媒体背後的经营者属既得利益集团或与之关系密切。另一方面,倒梁者把倒梁的主调放在反共反中乃至反回归,却动员起香港社会长期存在的反共意识、思想与情绪。由此,倒梁运动便不单发动於立法会选举之前以争取立法会反梁者的议席,也在选举前後演变成群众运动,众流合汇,强势倒梁。

  当前的形势是回归十五年来从未出现过的广泛而持久的倒特首的运动。活跃在立法会内外,也把建制内的既得利益与建制外的反对势力整合起来。加以媒体的宣传,倒梁运动在舆论上的声势大於社会里的实际人数。

  「倒梁」声势只会再竭三衰

  倒梁运动的前提和目标是梁可倒。故此,倒梁者要不停地宣称中央政府不满梁振英,有B计划,会撤换梁的特首职位。即使中央政府主要领导都公开支持梁特首的工作,否认有任何撤换梁的想法或计划,倒梁者仍然不断地宣传梁下台的可能性。理由是倒梁运动若动摇不到中央政府支持梁的决心,便全无机会成功。而倒梁者依恃的是希望在香港内部能动员庞大数量的人,重复2003年倒董的声势规模,从而迫使梁振英下台。

  以倒董为例,倒梁者不管是哪个群体,有怎样的政治目的,都因此一致地要以群众运动的形成来倒梁。故此,需要找寻理由或藉口,一波又一波的推动群众示威游行,以期达到四五十万人的规模,对中央政府施压。也因此,对每个理由或藉口,相关的媒体都全力催谷,动员群众,制造声势。

  香港现时面临倒梁为主的政治生态。若中央政府坚持不倒梁,反对派也无力组织四五十万人上街,倒梁运动很容易会再竭三衰。关键是梁振英政府不要再犯大错,小心谨慎,战战兢兢,克勤克俭,形势应该会逐步改善,但不能期望没有倒梁者,或没有反共反中反回归者,只是不成气候吧!

  作者:陈文鸿 为香港理工大学中国商业中心总干事


相关新闻:
民建联主席谭耀宗:到底是谁在损害香港法治?
许桢瑞:反对派误导市民 “西环治港”论可以休矣
港区政协委员:有部分港人故意制造矛盾把问题放大

相关评论:
香港成报:中央与香港 中联办是桥梁
周八骏:香港政治「极端化」的忧思
周八骏:香港政治基本矛盾恶化
胡丽仪:香港陷极端政治化 社会发展无人问津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