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报:香港反对党不应是革命党 应有底线

2013-01-30 07:09  来源:大公报

  

大公报2013年1月30日A11版文章截图

    当今香港社会需要的是有建设性而非破坏性的反对党。反对党的行动应该有一个起码的底线。即使有党员从心底不认同“一国两制”,即使部分党员坚持认为高度自治程度还不够,但是任何破坏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行为将会受到法律制裁的。

   香港社会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公民社会。在这里,市民有权以不同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享有充分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自由;香港拥有一个法治政府,政府官 员处於监督之下;司法独立,法院依法断案,不受外界干预;还有,市民推崇法治理念,遵纪守法,展示了一个国际都市的风范。然而,由於殖民地历史的原因和相 对短暂的回归经验,香港社会的政治生态发展日见畸形或变异。

  不能总是“为反对而反对”

  以政治反对党为例,它们存在的价值似乎就是为反对而反对。从一如既往的“逢中必反”,到今日的“逢梁(振英)必反”,我们见不到他们提出一些积极理性、切实可行并具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

  必须指出,我们的社会需要有政治上的反对党和来自民间的反对声音,以提醒、监督政府施政,改进管治以达致善治(good governance),促进社会发展进步,提升人们的物质与精神生活质素。

   众所周知,在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政治反对党或反对派不可或缺。反对党(Opposition Party)是多党制政治体制中与执政党在政治舞台上打擂台的政党组织,其主要功能就在於批评与监督执政党的所作所为;与此同时,也为其有朝一日在选举中 击败对手从而上台执政打下基础。在制定公共政策时,反对党的反对声音能令到政府从更多角度考虑政策走向和取舍。有意思的是,尽管执政党和在野党平时打得不 可开交,关键的时候也可能会合作,如最近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走向谈判桌达成解决“财政悬崖”共识。选举时,党派之争你死我活;涉及到国家根本利益时,国家 利益凌驾党派利益,党派之争斗而不破。

  反对党不应该是革命党

  在多党制的国家,主 要的反对党一般就是最大的在野党,如法国的人民运动联盟(UMP)。在两党制的国家如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两党轮流执政。不恰当地以香港为例,香港的在野 党就是民主党、公民党和社民连。问题是,由於香港政党制度还未完全成型,甚至幼稚,这些小党派组织分散、理念不聚焦、党派利益相互勾连、选举过程相互争 斗,因而不足以撼动政府党(或曰建制派,即民建联;严格地说,自由党只能算是外围力量)。

  反对党不同於革命党,尽管二者都以上台执政为 政治诉求。区别在於,革命党之存在目的就在於改朝换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必要时以破坏和砸烂现行制度为手段,然後再重造一个新社会。在一定的历史时刻, 革命是必要的,如1789年法国大革命。但是,革命带来的破坏之惨烈程度是普通人想像不到的。香港顺利回归祖国,告别了革命,现在也不具备革命的需要和条 件。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崇拜革命者哲?古华拉在香港也不会有市场的。在野党如果理智应该会看到这点,“革命”是不可能的,还是做好批评、监督政府、促进善治 的本职为好。

  关键要提出建设性意见

  政党不同於一般社团,就在於他们有政治理念和 目标,政治领袖为理念而生存和奋斗。而香港的反对党除了在“双普选”问题上达成了共识之外,我们看不到旗帜鲜明的政纲、明晰的行动纲领和有号召力的动员方 案。我们可以从屏幕上看到议事堂内的那些“嬉皮笑脸的反对派”,但是“不难看出(他们)背後肯定没有什麽理念支撑”(阮纪宏的近期观察)。

   最近几年,香港社会问题出现,导致民粹主义抬头,声势浩大,行动嚣张。特别是,一些年轻人踊跃加入运动行列,这令人不得不担忧。议会外的民粹主义与议会 内的个别政党、一些政治人物与个别传媒的煽动有直接因果关系。议会内外协同作业,政治势力不可小觑。由於在野的政党看不到政治上执政的未来,焦虑郁闷油然 而生,自然提不出也不会提出长期的、具有建设性的政纲政见,唯有制造新闻博取眼球以显示自己的存在价值。这可以理解,但不可取。第一,大千世界,利益分 化,肯定有反对意见,这些声音要透过反对党从制度内(如在立法会和游行示威中)表达出来;第二,长期的、过度的哗众取宠将消费掉“沉默的大多数”的忍耐力 并引起他们由衷的反感,这并不利於反对党的生存与发展;第三,能够提出建设性的批评意见与建议才是反对党在制度内发展上升的关键,市民也会择善而从,从而 形成对政府和执政党的压力。

  我同意阮纪宏的评论:“香港再也经不起折腾,必须立足於现有的条件去谋发展。大是大非问题,值得议员辩论一 番,看看背後的理据如何,让选民作为日後投票根据。但辩论有了结果以後,大家就要尊重决定。”议会是民主的舞台,也可以是吵闹的合适场所,议员们应该遵循 民主程序和游戏规则。其实,在野党议员动辄批评政府“输打赢要”,他们何尝不是?说到梁国雄,阮的评论很尖锐但恰当:“就正如他(梁国雄)在议会上拉布, 宣读反覆100次雷同的提问时,笑口盈盈,叫人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这是什麽理性的反对”。他最後说:“嬉皮笑脸的政治表演,无论如何是令人恶心的”。的 确,无休止的“拉布”无异於邯郸学步,无论如何也体现不了民主的精髓。

  应该有一个起码的底线

   有理由担心,过度地放纵反对言行有可能导致政治上的极端主义理念和行为的出现。如陈云最近推出的“香港城邦论”,一些民众怀念港英政府的皇民心态,网上 出现的“香港自治运动”,以及个别“港独”言论。当然,表达自由是受到基本法和人权法充分保障的,只要表达尚停留在言论的层次,而未上升到暴力行动。回归 来的一系列法庭判决就是明证。

  然而,反对党的行动也应该有一个起码的底线。即使有党员从心底不认同“一国两制”,即使部分党员坚持认为 高度自治程度还不够,但是任何破坏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行为将会受到制裁的。这就是为什麽中央政府对在野党的言行保持持续的关注(这种关注有它的正当 性),和中央政府仍然认为特区政府有义务落实基本法第23条关於国家安全的规定。总之,当今香港社会需要的是建设性而非破坏性的反对党。

  作者 朱国斌 /城市大学副教授,博士


相关评论:

马鼎盛:“港独”是一些人的无知举动 没有市场

港独主张严重威胁一国两制 须警惕

姜桂兴:“倒梁”闹剧可以休矣

周八骏:“倒梁”是另类颜色革命

大公报:斥「倒梁并非不可能」

关键字: 反对党 行为 底线
责任编辑: 孟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