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醴泉:中产应获预算案重点关顾

2013-02-27 10:02  来源:大公网

  财政司司长曾俊华今日将发表其新一任期的首份财政预算案。面对有可能出现的近五百亿元盈馀,社会对如何“收入再分配”有不同意见。当然,对於特区政府来说,不能拘泥於“平均分配”的思维定式,应当用在“刀口上”。但如果仔细观察当前香港社会,中产所受的压力堪称回归以来之最,他们亟需政府给予有力的政策支持。否则,“沉默的中产”一旦怨气爆发,必将严重冲击政府管治。

  中产压力最容易被忽视

  港府早前公布,首九个月的财政盈馀已高达四百亿元。有传媒报道,据接近特区政府消息透露,由於利得税收益较政府预期理想,估计今年度的财政盈馀,“埋单”可达五至六百亿元。按过去政府预算案用於“纾困”金额比例统计,若今年维持上年度的五成比例,则今年曾俊华可以动用约三百亿元的盈馀。

  政府“有钱”了,代表有能力去做更多的事。从为长远发展做好准备,到一次性拨款纾缓民困,这些都必须在预算案中触及。若只有纾困没有长远规划,同样无法获得大多市民肯定。反之亦然。不可否认的是,过去十五年来,除了零三至零五年的两年多时间出现财赤外,特区政府都在努力推出惠民纾困措施。尽管政策未必能“面面俱到”,却足以体现政府对社会与长远发展的承担。但盈馀充沛必然会成为又一个政治问题,那就是所有阶层都在要求政府更多的政策与财政倾斜。

  基层市民自不用多说,通胀压力之下,生活堪称艰难。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政府不可能忽视,因此,过往行之有效的针对基层市民的“派糖”措施,例如电费补贴、宽免差饷、公屋免租、综援生果金双粮等,今年也必不可少。如果这些措施大部分得到落实,对大多基层市民来说,是一次不小的帮助。

  阶层不稳定将冲击管治

  但笔者之所以强调中产的压力,原因在於,相对基层市民的困境,中产所面对的问题更容易被忽视。例如常有人说,中产家庭月入四、五万,岂能与月入一、两万的家庭相比,中产完全有能力克服财政问题,不需要政府的特别关照。这种观点并不符合事实,中产虽然收入较多,但由於不符政府资助安居的条件,需要自置或租置私人物业,这是一笔极其沉重的负担。尤其是在当前房价狂飙的情况下,一个月入五万的家庭,往往需要动用超过一半的收入用於房屋开支。若再算上相应的子女教育、税务等刚性开支,实际上中产所能支配的“剩馀”收入,并不会比基层市民多多少。

  更重要一点是,中产是一个社会的中坚,尽管他们可以暂时忍受经济压力,但若这种压力持续经年,所积累的怨气和不满,将会一步步扭曲社会,一旦到了临界点,对特区政府的管治必然会产生重大冲击。届时出现的乱象,就算政府再出招,恐怕为时已晚。事实上,上周会计专业发展基金的一次调查发现,有多达百分之六十的受访者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纾缓中产压力。

  笔者相信政府会明白当中利弊,也十分高兴看到,不少传媒获得消息,指政府会推出更多的惠及中产的措施。例如退税款额上限或达一万元,此外还会提高个人入息免税额,估计由十二万元增至十三万元。此外,政府可以考虑更多针对中产的纾困措施,如将基本免税额调高至15万元,已婚人士免税额倡增至30万元,并为中小学生家长提供学费补贴,上限为3万元,同时将供养60岁或以上父母或祖父母的免税额增加至4.8万元,每名子女免税额至10万元,增加供养兄弟姊妹免税额至3.5万元,伤残受养人免税额则增至7万元等等。

  量入为出需体现政府关怀

  实际上,月中曾俊华曾在网中提到,他曾和太太访问了一个中产家庭,和他们一起共进晚饭并询问了他们对新预算案的期望。曾俊华颇有感触与所指地写道∶“我明白很多中产家庭的生活压力很大,尤其是较为年轻的中产家庭,置了业的仍在供楼、未上车的担心租金上涨、子女的教育开支越来越大、有些更要供养父母”。在文章最後曾俊华表明,会尽力在新预算案多做工夫,以期至少是部分地解决这些问题。这反映出,政府会有更进一步的对中产的支援政策出台。

  “量入为出”是特区政府的理财原则,相信绝大多数香港市民都赞同并支持这一点。因此,诸如一次性派发六千元现金的做法,并不符合这一原则以及香港的长远发展需要。政府花钱要以“政策为本”作原则,应使则使,一如曾俊华所言∶“务求属於香港全港市民的一分一毫,都能够用得其所”。期望今日公布的预算案,基层市民能受惠,而中产阶层也能从中感受到政府的关心与支持。

  沈醴泉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