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美国政争日烈 财政矛盾难解

2013-03-02 09:59  来源:大公网

  美国的财政悬崖问题又再浮现,由三月一日起启动两党协定的自动削减财政开支机制,九年间要削减一点二万亿美元,在今年九月前要削减八百五十亿美元。机制本来应在今年伊始启动,而成为财政悬崖的部分,但经两党协议推迟两个月实行,以便有更多时间来协商,希望可获得更好的替代方案,然而至今两党仍无法达成协议。

  这方案的启动虽未有年初的财政悬崖严重,但亦可视之为小型悬崖。据估计这将做成GDP下降零点六个百分点,和丧失七十万个以上的职位,从而加深了失业问题。IMF亦警告要调低美国GDP增幅至少半个百分点,并可能影响到全球的经济表现。从宏观角度看,八百余亿的收紧或不算十分严重,相对美国GDP的总量较小,但会由打击信心并带来乘数效应,何况在当前的经济不景气及高失业形势下,冲击力将更大,社会的承受力也更低。如去年末季经济便几无增长,脆弱的复苏很可能被新一轮削支扼杀。故联储局主席伯南克日前亦按捺不住,呼吁两党推迟机制的启动日期。其实美国财赤太高,这方案虽未必最好,但能削支好过不削,再拖延下去并非出路,只会越陷越深。

  之前两党都曾提出新方案,但都被互相否决。看来两党就财政事务的斗争将没完没了,稍後又有一场影响更严重的硬仗:到三月中国债总额便再触及上限,若两党不能达成提高上限协议,政府便无法发债而要违约,运作也要停顿。提限协议本在年初便要达成,只是两党同意延後,让问题继续拖下去。

  自动削支乃慢性失血,影响一时间不会见到,也不会做成震荡,只是广泛的政府服务包括国防活动将渐受影响。另一方面,从长远看更值得关注者是两大问题:一是由此反映出来的美式民主政制失效,无法解决社会及经济的深层问题,拖延只会令情况恶化。二是对国际事务尤其地缘政治格局的影响。

  一些西方包括美国评论直指,目前国会两党党争的政治体制,正是做成无法及时达致合理财政决策的根源,既促成财政失衡,又无法加以纠正。其实这种政制失效,又是更深层的社会及政治生态变化的反映:近年美国政局日益两极分化,形成了两大阵营,而两党之争很大程度是代表两营之争。奥巴马在次任就职演说中便摆出战斗格,要坚决进行斗争,与首任时力图协调两党立场的作风大异。由於财政决策乃利益划分的关键场所,矛盾最为汇聚及最为尖锐,故双方都要力战到底而难以妥协。因此今後财政决策必将高度政治化,再难有合乎经济规律及理性的抉择。这自然对美国经济的复苏及发展前景不利,决策拖延也将损害市场信心。

  除了经济理性受压外,同样受到影响的是美国的霸权主义角色。在逾万亿的削支中,国防便要承担近五千亿之多。虽然当局明言这不会影响“重返亚洲”的部署,但随着中国军力迅速提升,美国能否承受新一轮军事竞赛?何况近期的中东、北非乱局,又要求美国维持资源投放而难以放手。

  美国由虚推金融资本主义所衍生的内部矛盾,正日益尖锐难解,两党在财政上的拉锯战,只是这历史最新发展的一个显象,也将随深层矛盾发展不断激化。伯南克虽力图以印钞买债稳住大局,但纸包不住火,最终仍难避免引致危机爆发。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