茹志俊:政府应尊重浸大发展诉求

2013-03-02 10:05  来源:大公网

  前李惠利校舍用途何去何从,成为特区政府棘手问题。当前困扰香港的是土地供应短缺问题,政府亟欲将校舍变成私人住宅用地,以增加市场供应。但浸会大学面临校舍面积狭小、兴建中医院的发展需求。一个是火烧眉毛的当即需要,另一个是支持教育发展的原则问题,如何取舍?这似乎是一个两难抉择,但作为一名政治家,应当具备向香港未来负责的魄力。梁振英政府应当明白,教育发展是维持香港竞争力的根本,不应该也不必要为了增加一千个住宅单位而去牺牲长远的利益。

  不应贸然改变土地用途

  尽管社会对该校舍如何使用存有不同意见,但作为利益的直接关连一方――浸会大学,其意愿应当获得足够的重视。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在没有进一步谘询的情况下,发展局将李惠利校舍列入下年度卖地计划之内。虽然陈茂波局长强调,列入计划表是按既定程式去做,“不意味即时卖地”;并预计最快在2014年才能推出该幅土地。而城规会将会作出讨论後,决定该幅土地用途。但一幅土地由早前用途未明,突然变成卖地对象,这已代表了一种强烈的政策倾向。假若政府真的抱不偏颇的立场,就不应该如此贸然订下卖地时间。

  事实上,政府如此态度,令人质疑是否真的经过深思熟虑。浸会大学尽管不是香港最“好”的大学,名声不如中大港大科大,但数十年来为香港发展输送大批人才,其贡献应当获得肯定。更何况,浸会大学校舍之少是众资助大学中之最,而此次所争取的并非行政用地,而是惠及全港七百万市民的中医院大楼。一个如此弱势的学校,一个如此面向公众的意愿,竟然也会被忽视,又岂能不令人质疑有关官员的能力?

  当然政府也有众多理据支持其决定。例如,前李惠利校舍的北面部分面积为2万平方米,足能满足浸大发展教学的需求。若批出整块用地,将超出浸大的发展需要。不仅如此,陈茂波局长甚至从“技术”上要击倒浸会大学。他指浸大直至今年一月才向教育局表达,研究在前李惠利校舍用地发展中医教学医院的可行性。而政府现时并无政策去支持资助学院建立中医教学医院,即使浸大有意兴建,亦可於其他地区选址。

  政府要增加土地供应以平抑楼市,其出发点应当肯定。但当局提出的诸多理据,却没有一条站得住。首先,何谓“超出浸大的发展需要”?浸会大学土地面积少得可怜,从港大中大相比,堪称是巨人与小童之差。就算纳入该校舍,亦远远跟不上其他大学。李惠利校舍难得之处在於,它就在浸会大学一街之旁,其协同效应不用多说。难道当局认为,浸会大学不配“一体化”发展、反倒要舍近求远去另觅土地?退一步说,就算浸会大学“太晚”提出发展意愿,但难道政府仅仅是以“时间顺序”来决定政策?政府政策不是应该全面考虑、何以如此目光短浅?

  其次,陈局长说,“政府现时并无政策去支持建立中医教学医院”,这话并不准确。以特首梁振英当年担任校董会主席的城市大学为例,当局并没有政策去支持香港发展兽医学,何以城大在否决後又继续提出申请、而当局又似乎在重新考虑其申请?事实上,回归十五年来,过去三届特首都以不同形式表达对香港发展中医中药的支持。

  制定政策不能自相矛盾

  例如,董建华在首份施政报告中明确表示∶“我深信香港具备足够条件,能够逐步成为一个国际中医中药中心,在中药的生产、贸易、研究、资讯和中医人才培训方面都取得成就,使这种医疗方法得到进一步发展和推广。”曾荫权在竞选连任时也多次表明,会不断投入资源支持中医中药的推广与发展。就算是梁振英,也在不久之前决定,成立“中医中药发展委员 会”,当时政府表明∶“扩大中医中药在公营医疗系统的角色,以及设立中医住院服务等。”既然如此,又怎能说“没有政策去支持兴建中医教学医院”?这不是政策互相矛盾?

  按政府的说法,城规会最快要到2014年才会决定该幅土地的最终用途。这种做法其实非常可笑,本来完全可以由政府主导决定教育用途,却要以行政手段去推卸责任,甚至“假手於人”去否决浸大要求。做法如何令人信服?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特区政府应当让公众看到其支持教育发展的决心。短暂的眼前政治需求,不应成为损害公众利益与健康的藉口。梁振英及其政府应当有这种魄力,去做於香港社会、於七百万市民健康有利之事。

关键字: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