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河:特首“遴选”机制必不可少

2013-03-25 07:27:00  来源:大公网

  反对派政党不断制造舆论,试图误导公众以为基本法当中规定的“提名委员会”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机构,任何只要获得其中数人提名便有资格参选。必须指出的是,这是对基本法规定的错误理解,事实是,提名委员会是一个“整体”,不仅要决定候选人数,还需确定参选人的资格。简言之,提名委员会是普选特首的第一道关卡,是一个拥有实质权力的“遴选”机构,无法获得该机构提名的,不可能进入到一人一票的普选阶段。

  香港二○一七年会以何种形式进行特首普选,社会存有各种不同意见。但无论最终方案为何,不能违反基本法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规定,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反对派政党不断制造舆论,试图误导公众以为基本法当中规定的“提名委员 会”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机构,任何只要获得其中数人提名便有资格参选。必须指出的是,这是对基本法的规定的错误理解,事实是,提名委员会是一个“整体”,不仅要决定候选人数,还需确定参选人的资格。简言之,提名委员会是普选特首的第一道关卡,是一个拥有实质权力的“遴选”机构,无法获得该机构提名的,不可能进入到一人一票的普选阶段。

  提名委员会绝非“可有可无”

  《基本法》第45条规定,行政长官“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 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选产生的目标。”这一条例中列明三个重要概念,一是“提名委员会”,二是“民主程序”,三是“普选”。普选等同一人一票选举,香港社会对此并没有太大异义。但对於前两个概念,却有?截然相反的观点。例如,反对派一直在制造舆论,认为提名委员会不具备“筛选”权力,候选人只需获得其中一定人数的提名便可。然而,如果熟悉香港《基本法》产生过程以及起草内容的人来说,这根本就是混淆视听、偷换概念的做法。

  一切还应从《基本法》立法原意去理解。翻查已故《基本法》起草委员、《基本法》解释权威萧蔚云教授所著的《论香港基本法》,可以印证当初的立法精神,是提名委员会需要经过一个过程提名候选人,并非如部分反对派声言,只需要获得某一数目的委员提名,便可参与行政长官选举。

  萧蔚云著作当中提及,在《基本法》的设计中,《基本法》(草案)徵求意见稿附件一,对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列了五个方案,从相关方案的内容,可以大体看到问题的复杂性和分歧之大。其中方案五规定,“行政长官由提名委员会经协商或协商後投票提名三人,全港选民一人一票普选产生,提名委员会由香港永久性居民组成,必须具有广泛代表性。”

  “整体”提名确定候选资格

  这一讨论足以阐明,提名委员会需要经过一个过程提名候选人,才可以让港人一人一票选举相关候选人。若要如反对派媒体所指,不需要“筛选”、“初选”、“预选”或“遴选”,只需要获某一数目的提名便可参与行政长官选举,并不符合当时的立法讨论精神。事实上,从当时的各种报道以及专栏文章可以看到,提名委员会要经过协商或协商後投票以提名出候选人,这是当时的普遍看法,只不过对何种“民主程序”有不同的建议而已。换言之,这并非指个别提名委员会成员的个人决定,而是透过方法表达整体成员的多数意见。

  因此,一如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乔晓阳昨日所说,《基本法》第四十五条规定,“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无论是按照内地法律的解释方法,还是按照香港普通法的解释方法,按字面解释,这句话可以省略成“提名委员会提名”,再怎麽解释也不是提名委员会委员提名。提名委员会实际上是一个机构,由它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正因为是机构提名,才有一个“民主程序”的问题。因此,在提名委员会提名候选人制度下,要解决的是提名程序是否民主的问题。这完全是可以通过理性讨论达成共识的。事实上,《基本法》附件一的现行规定,行政长官候选人是由不少於一百五十名选委联合提名,因为是委员个人提名,所以没有规定“民主程序”。

  反对派偷换概念混淆视听

  事实本已十分清楚,提名委员会绝非“可有可无”,更不是一个等同於选举委员会的机构,它拥有实质的“筛选”功能,决定候选人资格与人数。这是《基本法》清晰的规定,必须获得最起码的尊重。但香港市民目前看到的却是,反对派为求获得最大的政治私利,不断制造错误舆论,试图改变《基本法》中对提名委员会角色的定位与规定,这是不仅是蔑视法律条文的做法,更是无视人大常委会规定、挑战中央政府权威的危险做法,应当受到市民的谴责。

  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是讨论普选问题的共同平台,在是否按照基本法规定办事问题上,中央政府没有妥协馀地,香港社会也不会同意在这个问题上有妥协馀地。乔晓阳昨日再一次强调,中央政府在二○一七年实行普选的立场是坚定不移的,行政长官人选必须是爱国爱港人士的立场是坚定不移的,普选办法必须符合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立场是坚定不移的。这三个“坚定不移”代表了中央对香港落实普选的坚定承诺,更反映了中央对香港当前状况的忧虑。

  如果连《基本法》都可以不去遵循,那麽香港还有什麽可以去遵循的原则?二○一七年落实全民普选特首,这是香港的机遇,应当好好珍惜,而不是以各种各样的藉口去混淆视听,改变《基本法》的既有规定。否则,将断送香港首次全民普选的宝贵机会。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