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立诚:普选重要但绝非“万能”

2013-04-04 07:48:12  来源:大公网
  民主普选重要性毋庸置疑,若非如此,基本法也不会如此明确地将“普选”作为香港发展的目标。香港市民对普选的热切追求,也同样获得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积极回应,史无前例地定出具体的普选时间表。但正因为公众对普选的追求,引来一些政客藉“争普选”之名,谋一党私利,将当前香港出现的所有问题,从经济欠佳到社会不公到教育政策,统统归咎於没有普选。显然这是极其偏狭的观点,普选重要而且十分重要,但绝非“万能”,香港市民切勿以为,有了“一人一票”,香港就能过上“天堂”般的生活。

  普选作为现代西方国家的政治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早已与民主、公平画上等号。在一些极端的学者眼中,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政府或首脑不是由普选产生,就一定是邪恶的代表;相反,只要是民主普选,则无疑具备了所有良好的先进的现代国家条件。但事实真的如此?相信只要稍能冷静思考的市民,都能明白,普选只是一种形式,它不可能是一把万能匙,令社会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

  尊重历史与客观事实

  当今世界各地的例子举不胜举。远的不说,就以印度为例,建国以来六十多年民主化进程,全世界都承认这是一个民主的国家,但当前的印度能与西方传统国家相比?市民从近期的数起恶性案件已能看到,在民主光环的背後,是印度留存至今、百年不破的森严种性制度,贫困、贪污、落後、文盲这些问题尽管获得不同程度的改善,但根本未有彻底改善。这是什麽原因?若民主普选是万能匙,何以在长达一甲子之後依然如此?又以近期深陷财务危机的欧盟国家塞浦路斯为例,若普选真的是万能、可以良好地监察政府、将国家带向美好的未来,何以会沦落至今?

  当然,很多人或许会为印度辩解,认为印度并没有想像中落後,而即便如此也总比“没有民主普选为好”;而塞浦路斯的情况只是个例外,是该国不善理财所致。借用内地网民的一句话,这是“站说话不腰疼”。英相邱吉尔有句名言∶“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除了其他所有不断地被试验过的形式之外”,这句话固然是在强调民主制度的重要性,但同时也在承认一个事实,即民主制度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它本身就拥有众多缺陷。

  在这里指出普选制度缺陷,绝非在否定这个制度,事实是,如果没有普选制度,今天的世界必将远较我们所看到的恶劣百倍万倍。正因为如此,香港市民才汲汲於追求一个通过公平公正的普选制度去获得更加良好的政府管治。但我们同样要看到,当前香港所出现的诸多问题,从国际竞争力下降,到经济发展缺乏足够动力;由社会贫富差距扩大,到楼价疯狂上升,诸如等等,这些困扰香港数十年的问题,绝不可能如某些政客所说的“只要有了普选,这些问题就不会存在了”。说这种话的,要麽是无知得可笑,要麽是在故意“抽水”。试问,有谁敢保证,在普选实施後以上这些问题都可以获得完全解决?如果有的话,此人大概会被视为十足十的大骗子。

  普选是手段绝非目的

  美国著名政治评论员、曾任《时代》杂的扎卡利亚(Fareed Zakaria)曾有一本著名的专著∶《民主的逻辑∶民主与自由的未来》,这本被亨廷顿誉为“过去十年中所出现的有关全球政治趋势的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它的冷静的分析对於全世界关心自由的未来的人们都有重要的教益”。这本书一个非常著名的观点是∶“民主不一定带来自由;如果缺乏适当的条件,民主甚至可以成为压制自由的手段。简单地说,如果人民掌握了选举权,但不懂得理智地运用,便有可能为政客所利用,结果损害了人民的利益。”

  普选的重要性毋庸质疑,但正如普选以及民主制度所体现的尊重民意、尊重事实的精神,就应当同意,普选只是一种模式,它的最终目标是要让民众获得更佳政治管治与公平公正的社会保障。既然如此,那些满口“普选万能”、整天将“普选”挂在嘴边的人,人们或许应该去质疑,他们到底有多少诚意是在争取普选,还是根本是在以公谋私、欺骗选民?当普选正成为某些人的“专利”,藉以打击政治对手,当这种趋势不断演变下去,很难想像,最终香港得到的是什麽样的“真普选”?

关键字: 张立诚 普选 重要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