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 悦:普选行政长官的法律依据

2013-05-01 07:23:43  来源:大公网

  前几周的文章一直围绕《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公约)在香港的适用问题,现将前几次的要点总结如下。第一:公约第25(b)条被保留不适用于香港是个事实,无需争辩,而且这一点与目前所讨论的普选行政长官没有关系,这是因为──第二:公约要转化为本地立法才可以在香港适用,回归之前和之后,均是如此;这也带出了第三个要点:公约的本地化立法──《香港人权法案条例》(人权法案)不能超越本地的宪制性法律而予以适用,回归前不能超越英皇制诰,回归后当然不能超越基本法。本周的文章,将重点谈一下基本法对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规定。

  基本法第三章以专章的形式规定了香港居民享有的基本权利,因为基本法在香港特区的宪制性地位,它的规定就是香港居民行使其权利的最终来源。其中第26条订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那么这一条中规定的所依之“法”为何“法”呢?首先当然是基本法。在涉及选举行政长官方面,第45条规定:“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那么根据这一条,永久性居民在未来会享有普选行政长官的权利;同时,如果永久居民能够获得“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的话,同时也就依法享有了被选举权。当然,享有被选举权还不只这个条件,基本法第44条规定了行政长官必须年满40周岁,在香港居住满20年,在外国无居留权,必须是中国公民等条件。不满足这些条件,当然不能享有被选举权参选行政长官。

  其次所依之“法”是香港本地制定的行政长官选举条例等一系列选举法。基本法不可能规定得面面俱到,落实永久性居民享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要通过本地的选举法,例如需要年满多少岁才可以登记作选民、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如何组成、何谓民主程序、参选人募集经费有何限制等等,这些都属于所依之“法”的范畴。但是这些本地的选举法不能超越基本法的规定的框架,因为香港特区制定的本地法律不能违反基本法的规定。

  第三个所依之“法”是人权法案。人权法案是属于符合基本法而被予以保留的回归之前就在香港实施的法律之一,它之所以得到保留,是因为它不与基本法相牴触,是在基本法的框架之下予以适用的。例如,人权法案第21条订明:“凡属永久性居民,无分人权法案第一(一)条所列之任何区别,不受无理限制,均应有权利及机会……(乙)在真正、定期之选举中投票及被选。选举权必须普及而平等,选举应以无记名投票法行之,以保证选民意志之自由表现……”换句话说,回归后,永久性居民享有普及平等的选举权不是绝对的,“不受无理限制”即意味茼X理的限制是允许的。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回归后四任行政长官均由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而非由全体选民普选产生,因为这是基本法规定的。基本法规定了的就不是“无理限制”,只有这样才能符合基本法的宪制性地位。

关键字: 行政长官 法律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