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摆不脱利益链 退不了休

  大公网特约评论员 周琳

  所谓既得利益者,意指占领上层建筑资源,迫使阶级流动环节凝滞的群体。在中国科学界,院士制度所造成的人才梯队老龄化、流动僵化的痼疾,愈发与建立创新型人才培养理念背道而驰,俨然让院士成为科技界的既得利益者。今次十八届三中全会要求,“改革院士遴选和管理体制,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引来叫好声众。不过,如何能真正盘活这潭死水还有待商榷。 

  曾几何时,院士是学术权威的最高代表,而在这几年屡屡发生的院士风波影响下,却演变为一些沽名钓誉之辈。有这样两个数据直接地显示出当前院士制度的问题:2013年两院院士的总数不超过1500人,年龄却集中在70岁到89岁之间;在783名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共有5610个兼职,人均兼职7.2个。

  院士退休的必要性取决于两点。一来,院士占据着学术的第一把交椅,在组建实验室、申请科研经费等方面享受最大的话语权,这就桎梏了底层科研人员的创新和流动。中国首位自愿退休的院士秦伯益所言不假,“年轻人都找不到工作,院士却要干到老,年轻人怎么办?”。而一劳永逸的终身机制,不仅让一些院士疲于奔赴各大无关活动,过早地结束了科学活跃期,亦让如张曙光之流对院士头衔趋之若鹜,从而造成学术腐败。

  二来,尽管按照公开的院士章程,两院院士每人每月发放1000元津贴,看起来十分清廉。但实则在中国不少省份,院士在生活补助、医疗保健等方面甚至享受副部级待遇,这亦成为民众诟病最多的地方。   

  院士要回归荣誉性和学术性,这是众人所盼。但改革需要真刀真枪之时,就不免有既得利益的羁绊。首先,不是所有院士都如秦伯益一般有主动让贤的意愿。再来,此前沈国舫院士想退休,却受到所在单位院校的阻拦。毕竟,院士头衔早已成为一些高校的“活招牌”。

  在笔者看来,院士退休、退出可以继续保留荣誉称号,因为这毕竟是其多年学术的肯定。重要的是,让院士评选更加公正透明,让院士能进能退,让称号与学术利益脱钩,这才是需要努力的方向。笔者以为,或许可以建立院士的定期考核机制,以院士互评方法,考察在担任院士期间彼此学术成就。切忌以既往不咎的方式对待积弊的问题,再现多位院士联名举报石元春不果的情况。而应该建立追溯机制,透明、公开地调查处理积案,清除现有院士中的害群之马,重建两院院士的荣誉和尊严。

   此外,可仿效美国院士制度做法,院士只是一种“会员”身份,在申请课题、进行学术评价时,没有任何身份优势,与其他学者进行平等的竞争。

  “改革院士遴选和管理制度”也好,“实行院士退休制度和退出制度”也罢,最终是要洗清当前学术的浮躁风气。或许就像秦伯益在《院士不是花瓶》一文中所写那样,“院士不能永葆青春,但必须永保清白。”摆脱了既得利益链,院士才能回归本位。


延伸阅读:

中国唯一获准退休院士秦伯益:我只不过当了个花瓶 我厌烦了

【本期提要】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改革院士遴选和管理体制,优化学科布局,提高中青年人才比例,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破解院士“退休难”,终结院士“终身荣誉”,关键在于打破僵化的利益痼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