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为何不去参拜唐招提寺?

  文/薛立若

  12月26日,日首相安倍晋三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参拜靖国神社。这一“反人类”的举动,其实也是反了日本人自己。毕竟,日本人也是人类。

  人类进入文明社会有先有后,中国有幸是其中较早的之一。一千年多前的大唐,更以真正的开放和包容为根基,在东亚率先创造出灿烂辉煌的人类文明。与此同时,也以高尚的人类情怀开启了中日交往之渊流。

  鉴真是那段历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一位文化使者。

  公元600年左右,日本圣德太子从中国引入佛教,建立寺庙,并把佛教定为日本的国教。732年,圣武天皇派遣第九次遣唐使出使中国。庞大的使节团除学习佛法外,还肩负一项重要使命——自大唐延请一位高僧回日本授戒,以澄清当时日本佛界“佛俗混乱、纲纪大坠”的状况。

  彼时渡海难如登天,淼漫沧海,百无一至,然而“江淮之间,独为化主”的扬州高僧鉴真,却毫不犹疑地答应下来。他自743年始,六次东渡才成功抵日,历时十有一年,其中一次还曾漂流到海南岛,双目因屡遭海风吹损而失明。

  鉴真抵日,除宣扬佛教、讲授佛经、创建律宗外,还带去一批能工巧匠,把盛唐高度发达的建筑、雕刻、医药、语言、文学、书法、印刷技术等传到日本,从而使日本进入天平文化繁荣时代。故此,鉴真被誉为日本文化的“大功劳者”。759年,鉴真率其弟子在日本古都奈良建成唐招提寺。

  日本人至今感激鉴真。2006年,学者上山大峻访问中国时曾感慨地说:“哎呀,一提鉴真,日本人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感激啊。”

  日本普通民众亦知感恩。2013年10月初,唐招提寺在其“御影堂”举行鉴真和尚坐像特别展示,以纪念鉴真圆寂1250周年,前往拜谒鉴真坐像的日本民众络绎不绝。

  半世纪前的1963年,在鉴真圆寂1200周年之际,中国著名建筑学家、梁启超之子梁思成受日本朋友嘱咐,执笔写下纪念鉴真的文章。“……我随同父母到奈良游览,正遇上某佛寺在重建大殿。父母曾以一元的香资,让我在那次修建中的一块瓦上写下了我的名字。……”

  梁思成,日本文化的又一位“恩人”。

  

【本期提要】中国的强大,以及东亚地区日趋严峻的形式,也许令安倍晋三这位“纯种政治家”感到寝食难安了,靖国神社中阴魂不散的军国主义只能带来更多的狂躁,何不听同胞一言,去那唐招提寺,净化一下焦虑的心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