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投毒案:死刑是不是最好的答案?

  宣判前,受害人黄洋的父亲黄国强表示,希望凶手受到法律的严惩。汤彦俊/摄

  其次,对生命和真相的承担。作为复旦大学医学硕士,被告人熟知“二甲基亚硝酸胺”的研究和影响,在饮水中投毒、与受害人父亲同住、前往医院探望、受害人住院治疗病情恶化的整个过程中,被告人都未讲出真相,没有抓住一丝挽救受害人生命、拯救自身命运的举动。据被告人称,他曾经做过类似实验,大鼠没有死亡,他以为黄洋也能够“熬过去”。这样的描述实在“冷漠”。  

  对科学尤其是医学的掌握和研究,其宗旨和目的应该是为了更好的为人类生存为社会发展而做出研究和帮助。对生命的尊重应该是医学研究者和工作者最为印象深刻的宗旨,然而被告人拿“医学”当武器,用“所长”来伤人,着实溅了医学研究一脸血。这样的伤害,是对行业的自戕,这样的伤害无异于警察贩毒、教师性侵。  

  最沉重的,则是对学识和做人的思考。网友针对这一点也难以平静,“高材生是只用成绩好吗?心智不健全的人也配叫高材生吗?”  

  2013年11月27日,在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庭审现场,面对诉讼方的要求,被告人林森浩对自己的犯罪行为做过这样一段自述:在接受高等教育的这几年时间里,因为性格内向,我对为人处事重视不够,缺乏这个年龄本应该有的正确认识;平时讲话或做事形成了不计后果的习惯,而且遇到事情习惯逃避。  

  林森浩的自述看来是这样的不成熟,只顾着学习的他没学好人际交往,学识丰富的他容不下别人性格的缺点,能轻易对小白鼠做死亡实验的他对自己犯的错只会逃避,这样一位“不成熟”的“高材生”令人叹息,更残忍的是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中可能很普遍。  

  网友对“取消死刑”、“不该一命抵一命”的呼声,并不是在帮助被告人逃避责任,而是希望能带出更多的思考和领悟。为什么校园内会频发伤害案件,朝夕相处的同窗之间会痛下杀手,语言摩擦、性格不合、生活琐事会导致兵刃相见,高学历人才“高手段”犯罪更令人心寒。  

  马加爵案、药家鑫案等等悲剧在前,社会舆论和人群也曾经反思,大学教育、人际交往、激情杀人等等更多不可量化的因素影响着每一个人的命运,严谨的判决可以给当事双方一个绝对的公正,却难以彻底化解“瘤毒”。 

  于法,死刑是一息尚存的“结局”;于这个社会,死刑却不是最好的答案。

  

【本期提要】复旦投毒案今天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受害人黄洋的生命已经终结,两个家庭的伤害还在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