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没遮拦 明星怎可做两岸三地“点火机”?

  大公网评论员 青萝

  一向温文儒雅、富有才情、曾因一曲《把悲伤留给自己》而爆红的台湾歌手陈升,近日在接受台湾泛绿媒体《自由时报》采访时坦露自己对两岸关系的看法,一句“等大陆人上厕所会关门的时候,我再跟你谈统一”引爆了两地民众敏感的神经。这样一句略带庸俗、代表个人看法的言论在网络上热传,让很多人听着不舒服。

  不仅如此,陈升在采访中还表达了自己的政治看法:“我虽然没有站出来发声,但我反服贸”、“台湾不需要挣这么多的钱,就用现在的姿态去制造台湾人最爱过的生活”、“陆客真的不要再来了,我们真的要牺牲我们的生活品质吗?”等等言辞,被内地媒体转载传播之后迅速引起网友的情绪反弹和围观。

   其实,这只是近期文艺界人士牵涉两岸关系论战的一个新热点。

陈升

  回头看去,5月11日,香港作家陶杰在《苹果日报》上撰文称“大陆网友没资格议论杜汶泽”的言论让那场由“杜汶泽炮轰大陆网友”而烧起来的舆论战火绵延不灭;近日上线的《小团圆》、《放手爱》等港产电影的票房惨淡让“杜汶泽风波”难以过去;而再往前,有根可循的杜汶泽与温兆伦的骂战、温兆伦扬声“爱国”遭舆论非议、刘嘉玲天安门前拍照被骂“爱国”作秀、成龙、张国荣、汪明荃、伊能静、周星驰等等都曾经因为“爱国”等言行而被舆论或追捧或质疑过。港台艺人似乎格外爱议论政治、谈论国家,也格外受舆论热捧和棒喝。

  近年来香港、台湾和大陆之间或微妙或友好的关系让舆论环境格外敏感,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明星艺人“明刀明枪”的论政极具社会煽动性。谈论政治,这个略微敏感的话题虽然是每个人的自由,然而明星却往往会带来更大的社会影响。同样的话,一位内地作家或企业家说来可能远不止此般震动。

  反核四游行、反服贸运动让台湾社会充满了压力和火焰,执政者对“反服贸”的妥协、对“反核四”的听命也让台湾社会陷入了更大的迷茫;台湾年底即将七合一选举,政坛的焦灼和当局的软弱让这片土地上的民众格外紧张,台湾社会舆论甚至自称眼下的台湾是“崩时代”。

  这不安和迷茫,同香港的纷乱一样。陆港矛盾因为一起起发生在内地游客身上的琐碎不文明行为和少数香港民众的不容忍不欢迎情绪而扩散;而香港政改、普选的论战更是让整个社会成为泛政治化的战场,人人草木皆兵。一个小孩便溺能引发两地网友耳红面赤争论不休、杜汶泽一句“某些大陆网友自以为是”让内地亿万网友站出来怒骂抵制,甚至引发其参演的电影被抵制的尴尬现实,而鼓吹抵制的人群里又不乏具有成千上万粉丝的明星,冤冤相报,摩擦只能被越来越放大化。

  过去的香港台湾,经济实力的先进和文化素质的浓郁让身处在港台的民众有不自觉的骄傲和清高。“七十年代末,香港的GDP是整个中国的四分之一,今天,香港的GDP只占中国的百分之三不到。”眼下的台湾,小清新的文艺范儿只是不熟悉台湾的文艺青年心中仰慕的一个倒影,更多的时候台湾社会也陷在物价上涨、贫富差距扩大、青年人无法就业、食品安全问题倍出、政党斗争泛化的现实下。

  以往高傲的港台和被矮化内地在角色地位上已经蓦然转变。陈升言辞中对大陆的“排斥”和“鄙夷”,陈升代表的小部分台湾民众“不要服贸不要发展”、“老死不相往来”的“孤岛情绪”,不仅是让自己惹祸上身招致非议,更让两岸的情绪和隔阂越来越严重,让对立情绪更消极的传播。

  笔者想起自身的一桩见闻。曾经在北京早高峰的公交车上,两位青年给一位年迈的老太太让座,老人欣慰道谢,车上的氛围其乐融融,接着这位刚刚坐下的老太太说道:“还是北京人素质高,要是在外地,谁会给你让座。”这时旁边的一位中年女士发声了:“老太太你可不能这样讲,刚刚给你让座位的青年都是外地人。”车上一时再无语。

  人们对地域的偏见、对人群的固有看法、对行为的抵制歧视是不可避免的,这种刻板映像能让人快速的认识一类人、认识一个地方,却也会让认识停留在“坐井观天”的历史基础上,抹杀发展进步,伤害人类感情。身为名人,更不应该让个人社会影响力演变成消极对抗情绪。

  陈升、陶杰、杜汶泽骂大陆,大胆的言论和自由的表达只能达到个人抒发的畅快,但是这样消极的“病态本土主义”却只能如毒瘤,让两岸关系生疮,给全体中国人增添痛楚,无益于社会舆论、两岸关系。

  

【本期提要】近日,台湾艺人陈升的一席“等大陆人上厕所会关门的时候,我再跟你谈统一”的言论引发轩然大波,延续杜汶泽炮轰大陆网友的热潮,港台文艺界人士表达两岸政见的言论近来接连不断,争议和影响也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