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谘询不必操之过急\□周八骏

2013-01-04 16:49  来源:大公报

    有人一方面为提前展开双普选政改摇旗呐喊,一方面敦促中央的香港政策回到2003年「七.一」游行之前状态,颇自以为得计。但是,他们高估了自己而低估了中央。十八大关於新时期香港工作的大政方针字字如铁、掷地有声,中央关於香港中联办最高人事安排的出人意表,足以展示中央对於香港政局演变洞察秋毫,对於「一国两制」与时俱进将会遇到困难既充分估计又精心应对。

    以往处理2007年、2012年行政长官产生办法以及2008年、2012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经验表明,2016年第六届立法会产生办法在2014年展开有关谘询和立法程序,2017年第五届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在2015年展开谘询和立法程序,是合适的安排。即使将2016年立法会和2017年行政长官产生办法放在一起谘询和立法,2013年也显然过早。但是,就在2012年快结束时,香港骤然冒出一股相互配合的舆论称∶2013年应当展开关於2016年立法会和2017年行政长官产生办法的谘询和立法程序,甚至扬言∶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是2020年立法会全部议席可由普选产生的前奏,必须与立法会普选方案捆绑。

    主教反对派同提双普选

    这一回,香港的天主教会又与反对派政治团体桴鼓相应。

    2012年12月24日,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发表2012年圣诞贺词,开头劈脸称∶「今年,我教区先後两次向新一届特区政府表达了期望,建议落实全民双普选」。相比较,同样信奉基督的香港圣公会大主教的2012年圣诞文告,虽然也提及香港的立法与行政机关之间的矛盾,带一丝政治色彩,但是,主要内容是道德关怀。

    几乎同时,民主党改选产生新领导层,在2010年上半年推动2012年政改方案取得成功的时任民主党副主席刘慧卿,在荣升民主党主席後,立即摆出一幅强硬姿态∶宁肯原地踏步,也不要假普选。有趣的是,在2012年政改一役中策动「五区总辞,变相公投」的公民党,其新任主席余若薇既呼吁反对派「拥抱同一普选方案」又表示愿意与中央谈判。反对派两大政治团体相同的是,都提前揭开双普选战幕;不同的是,在策略上,2010年装扮「鸽」的,而今以「鹰」的形象出现,当年是「鹰」的则涂抹「鸽」的油彩。

    香港本地一家貌似独立公允实则反对派吹鼓手的平面媒体,也以社评形式,推波助澜,一方面,曲解、抨击十八大关於「一国两制」与时俱进的大政方针,一方面,将香港政治经济社会问题归咎「不落实双普选」。

    提前政改加剧政治争拗

    香港市民要清醒了∶新一届特区政府来不及就民生和经济问题展开见成效的施政,反对派就将更复杂更困难的政改问题强加於香港头上。反对派用心何在?是欲「香港号」巨轮不堪负重而下沉!

    倘若特区政府不按反对派及其後台老板的意愿,2013年坚持以发展经济和治理贫穷、房屋、老年人、环保等问题为施政重点,不列入不必过早列入的政改议题,那麽,反对派就将集中其全部力量,千方百计干扰和破坏特区政府管治和施政,「香港号」巨轮就将面临「铁达尼克号」的危险。

    倘若顺从反对派及其後台老板意愿,提前处理政改议题,那麽,香港社会就将陷入更加激烈的政治争拗,社会就将进一步被撕裂,特区政府所有关於经济民生问题的施政就将动弹不得,「香港号」巨轮也会遭遇「铁达尼克号」的危险。

    有人一方面为提前展开双普选政改摇旗呐喊,一方面敦促中央的香港政策回到2003年「七.一」游行之前状态,颇自以为得计。但是,他们高估了自己而低估了中央。

    十八大关於新时期香港工作的大政方针字字如铁、掷地有声,中央关於香港中联办最高人事安排的出人意表,足以展示中央对於香港政局演变洞察秋毫,对於「一国两制」与时俱进将会遇到困难既充分估计又精心应对。

    爱国爱港阵营必须勇於迎接反对派及其後台老板向「一国两制」发动的新挑战。

    2012年7月至9月,反对派及其後台老板所炮制反对国民教育风波,本质上是一次「颜色革命」的预演。反对国民教育的目标是国家、是中央;有组织,有舆论,声势逐渐扩大,攻击次第展开;最後,包围特区总部,你不退让他不撤退,风波达至高潮。特区政府全面退让,风波骤然平息。

    2013年,反对派及其後台老板会否如法炮制逼特区政府提前展开2016年立法会和2017年行政长官产生办法的谘询和立法程序?

    假如做这样的退让,那麽,反对派及其後台老板就更将「食髓知味」,以同样手段来逼所谓真普选。

    两大阵营决战日益迫近

    树欲静而风不止。在「一国两制」问题上,是「拒中抗共」势力及其後台老板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发起挑战和攻击,迫使中央审时度势,相应调整落实「一国两制」和贯彻《基本法》的各项政策措施。从2003年「七.一」至今10年半,香港政治基本矛盾不断恶化,爱国爱港阵营与反对派的斗争愈益激烈,正在迫近的是一场具根本转折意义的决战。

    必须指出,即使爱国爱港阵营,也不是所有政治团体和个人都明白这一决战的性质和意义。

    不久前有人对於国务院港澳办前领导人警告香港有人要独立不以为然,以为香港已然回归,不可能独立。

    的确,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可能被人公开宣布独立。但是,倘若双普选议题被反对派及其後台老板牵鼻子走,那麽,香港特别行政区将会出现的变化,与「独立」又有何实质性区别?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