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方安生再次自暴其丑\□李明俊

2013-01-05 04:25  来源:大公报

     1月3日,无独有偶,有两个前政务司司长提到要争取2017年的行政长官普选,要求现任行政长官要为香港人争取「真的普选」。

     最出位的就是陈方安生,她作为发动五区公投操控政党的「密室四人帮」,公然抨击三位特首表现是「一蟹不如一蟹」,认为港人已对梁振英失去信任,而新华社出稿指港人「要求梁振英下台」是极不寻常云云。陈方安生又说「希望泛民尽快商讨能共同接受的政改方案,公民党和民主党应牵头讨论,她会担任幕後角色」;陈方安生威胁民主党说∶「民主党勿再背选民,走入中联办谈判∶中联办管治香港、政改问题上 角色!」

     煽动教训反对派政党

     梁振英正在准备施政报告,施政报告的重点将会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但陈方安生的谈话,却要把重点放到2017年的行政长官选举。如果梁振英按照人大常委会的日程表,2017年的行政长官的普选方法的制定,应该在2015年进行,未有列入2013年的施政事项,陈方安生就会认为不符合反对派的利益和愿望,就会制造攻击行政长官普选的话题。如果梁振英的施政报告,以经济民生为主导,陈方安生就会蓄意把话题转为普选行政长官,催谷反对派炒热普选行政长官的话题,冲击香港特区政府的优先处理经济民生政策,大吵大闹,转移香港市民的视线,使香港一事无成。

     陈方安生还有一个恶毒的想法,就是煽动反对派把矛头直接指向中联办,否定民主党过去愿意参与同中联办协商的做法,如果民主党和中联办有任何接触,就是出卖香港市民的利益;陈方安生教训反对派政党∶今後他们的路向,就是向行政长官争取反对派设计的所谓「真普选」,以此阻挠发展经济民生,就是「民主大英雄」。把反对派驱到了不对话的不归之路,这样一来,「密室四老」就可以把所有反对派政党都捆绑起来,和中央进行对抗。所以,陈方安生首先就警诫民主党∶民主党只能是听四老的指示,不得单独行动。可说是霸气十足,好像政坛教父。

     不准对话而是对抗,这就是外部势力目前乱港的策略。如果在经济民生问题上大搞对抗,反对派就会暴露损害港人利益的嘴脸,失去选票。所以,陈方安生企图发挥指挥棒的作用,让反对派集中精力搞2017年的选举问题,向行政长官施压,让香港分心分神,不可能全心全意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这样反对派就可以突袭得手,继续延续在政治问题相对抗的局面。

     刻意歪曲新华社报道

     陈方安生关於「行政长官一蟹不如一蟹」的言论,是她人格品德破产的具体表现。她作为董建华的手下,许多政策有份参与制订,现在「反转猪肚就系屎」,泼妇骂街,企图推卸自己的责任,可说是品格恶劣。究竟她在政务司司长的岗位上,是一个建制派,还是一个反对派?中联办是中央政府派驻香港的机构,中央政府在香港的政制发展问题上,有主导的权力,中央政府授权中联办接触香港各界人士,包括香港的政党,了解他们对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产生办法的意见,相当正常,为什麽陈方安生说中联办在政改问题上,没有角色?那麽中央的角色是什麽?陈方安生作为前政务司司长,怎样理解基本法和执行基本法,怎样理解中央和香港特区的关系?

     陈方安生退休之後,从五区公投到每一次政改,积极插手其中,力谋控制政党,她有没有得到选民的授权?她能够这样干,凭的是什麽?这种凌驾於香港的公民权利的做法,完全是践踏民主政治的行为,是一种独裁者的行径。如果陈方安生真正相信民主,她就要参加民主选举的游戏,通过选举进入香港的政坛。而不是靠外国势力的金钱,操纵政党,对政党今後要做什麽不做什麽,垂帘听政,操纵一切。

     陈方安生说∶新华社出稿指港人「要求梁振英下台」是极不寻常云云。这说明了她蓄意妖言惑众。新华社的报道,同时报道了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支持梁振英的具体内容。何以陈方安生断章取义,歪曲事实,误导港人。新华社正在进行新闻改革,强调报道内容要精简、有信息性、要对读者有用。所以,新华社报道了反对派「要求梁振英下台」的事实,让内地人民群众也知道,香港的外部势力和反对派正在香港搞搞震,而中央派出的大员张晓明在这个时刻站了出来,大力挺梁。陈方安生的言论,可以说是「大声夹恶兼 准」,如果她稍为花一点时间,看一看内地的报纸,就可以知道经过十八大之後,全国的会议风气、报纸文风都在大改革,面目一新。报纸发挥了人民群众监督政府施政、协助干部高效率的掌握社情民意、迅速作出反应的桥梁作用,这是中国政治改革的一个突出表现。陈方安生不读书不看报,已经落後於形势,她的对记者谈话,说明了她的浅薄和非常懒惰,讲得越多,只会自暴其丑。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