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走天桥\淮水东

2013-01-05 04:25  来源:大公报

    去年深秋,我去北京公干。北京深秋时节就下雪了,不过当我十一月四日夜抵达北京时,前来机场接机的司机说,您恐怕看不到多少雪了,头天一场雪今天都化完了。我不免有点失望。司机把我送到酒店就走了。走进电梯,小屏幕上立刻开始介绍酒店的设施和所处环境,有一句话让我闻之一震「本酒店地处天桥」。

    「天桥的把式光说不练」是流传得很广的一句话,天桥这个自古四方杂处,打把式、撂地摊的地方,名闻遐迩我却从没来过。在香港每天走路时,都会把手机调到网上的「曲艺电台」,这个电台是北京的曲艺爱好者办的,以相声和评书为主,作品都是来自於天桥日常演出的录音,这也是我跟天桥一直持续的神交。

    天桥在北京南城,京城向有「东富西贵」的说法,北城不知如何,但南城据说最穷,这一点现在依然明显,从酒店窗户看出去,夜幕下黑压压一片低矮的瓦屋顶,灯火稀落。还是在港龙航班上吃的飞机餐,早已饿了,走出酒店虽然已入夜,但街角上一家门钉肉饼店依然开。推门进去除了一个跑堂的女孩子,客人只有两个操河北口音的粗壮男人,两人正就拍黄瓜和酱牛肉喝二锅头。以前听说门钉肉饼个头不大,形状如同旧时衙门口大门上的圆形门钉,头一回吃,算自己的饭量要了八个,再加一碗羊杂碎汤,女孩子问几个人吃?我说一个人,她说四个就够了,不够再加吧。等饼上来一看传说明显有误,岂止是门钉!个个都如小号饭碗碗口大小了。北方人用油用盐真重,这饼等於是炸出来的,一口下去既咸且腻,唯有羊杂碎汤做得不坏,冷天的夜一碗下去脑门微微沁出些汗来。

    草草一餐终了,收银二十二元,不好吃但也实不贵。雪後的夜,寒风穿过天桥的街筒子直透入骨。远处霓虹灯闪闪烁烁,想必那是一些曲艺场馆,留京还有十来天,心里盘算有空去听一场。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