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青青\梁惠娣

2013-01-05 04:25  来源:大公报

    萧瑟的凉风一吹,山野间的芦花就呼啦啦地开了,开出一片茫茫然的白。傍晚闲走,一不小心,误入了芦花深处。

    展目野外,随处可见芦苇的身影。此时的芦苇,芦叶青青,芦花雪白。大片大片洁白的芦花,一团团一簇簇的,像花絮,像飞雪,也像轻盈的羽毛,风一吹,它们便朝一个方向曼妙地舞蹈,婀娜多姿,风情摇落。

    那遍野的芦花唤醒了我久远的童年记忆。小时候,喜欢举它雪白的花束在风里跑,笑声跟花絮一起飘远;摘了芦叶,放到嘴边可以吹出「吱吱啾啾」的哨声;也会削下芦杆,做成芦哨,放在嘴上一吹,「嘟嘟嘟」的哨音清脆悠扬;也有农人挖了芦根,晒乾了,那是一味难得的中药。

    《诗经.蒹葭》里的千古名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蒹葭,就是芦苇。那河岸边的萋萋芦苇,见证这最最纠结的爱情。一株芊芊芦苇、一束扬絮芦花曾如何地醉倒了那些善感的文人骚客,摇曳进他们的清丽诗行里。诗人写芦花,总会与渔人扯在一起,如∶宋人司空曙赋诗曰∶「钓罢归来不系船┅┅只在芦花浅水边。」林逋说∶「最爱芦花经雨後,一篷烟火饭渔船。」朱继芳也说∶「渔翁家在何许,惯宿芦花不归。」芦花中传出的笛声也是异常悠扬动听的,如∶宋人董嗣杲《闻笛》∶「船上何人笛,吹入芦花林。」「笛声依约芦花里,白鸟成行忽惊起。」是潘阆所作;清人纳兰性德也作∶「吹入芦花短笛中。」一株芦花,竟引发了诗意无限。

    芦花也是充满画意的。清代著名画家边寿民,是「扬州八怪」之一,号「苇间居士」,晚年他回乡定居,结庐於城东粱陂桥畔的芦荡里,名居所为「苇间书屋」。据考,他的庐舍就是用芦苇搭建而成的,可见他对芦苇非同一般的喜爱。他不仅住芦屋,更以善画芦雁而名闻海内。他画的鸿雁惟妙惟肖,置於水云芦荻之中,显露出清逸、恬淡的意象。郑板桥用诗评价他的画云∶「画雁分明见雁鸣,缣缃飒飒荻芦声。」

    到了现代,著名画家林风眠更将芦雁画出了自己的风格。其一幅《芦雁图》算是他的代表作之一。画中芦苇向右摇荡,芦雁则向左疾飞,空中更有乌云逼至,整个画面给人以生命的咏叹感与心灵的震慑感。

    傍晚漫步,依然是不自觉地走进了芦花深处。想起南唐後主李煜的《望江南》里有句∶「芦花深处泊孤舟。」一个「孤」字,总归是苍凉了些。而我,愿意将心化为一叶小舟,随风,荡到芦花的海洋里,静静地停泊下来,那样,是「芦花深处泊心舟」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