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信贷员的降薪生活\本报记者\郑晓舟

2013-01-06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经济差之下,人们把钱看得很紧,理财产品并不好卖\资料图片

    

     每月5号,是发薪日。但是对於在浙江宁波一家银行工作的阿洁来说,发薪日会让她更加郁闷。这几个月,她到手的薪水只有2000元(人民币,下同),比往常的8000元少了很多。因此,发薪日变成了残酷真相揭晓的一天。不过,在银行里做信贷业务的她,还不算情况最糟糕的。她说∶「有一个网点的小伙子,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考核,上个月的工资到手只有11元。」

     「以前去超市买东西,基本上都不看价格,现在不得不仔细合计。」阿洁叹了口气说。收入的锐减还令她最近不得不重新办理自己的住房按揭贷款。原来每月要还5000多元贷款,包括利息和本金。现在,她改成了每个季度只要付利息的那种,本金则到十年以後,也就是贷款合约到期日再还。

     她的先生也在一家金融机构,幸好他的薪水还能维持过去一年的水平,「否则真不知道现在的生活怎麽过。」她说。在过去几年,生活在宁波这个海滨城市的阿洁夫妻俩过还算小康的生活。今年以来,虽说生活不至於陷入困顿,但一下子觉得日子紧巴巴的。

     考核指标 重压基层

     除了降薪,还有一件事让她也颇为气恼。最近公司内部下发了一个通知,要求每个员工购买一本系统内某领导的新著作。书价虽然只有三十几元,但是这种摊派性的任务,让她很反感。

     她是做企业信贷的,对於业务她也特别纠结。因为这两年,民营企业逐渐陷入困境,放不放贷款成为一个难题。放吧,又怕企业的经营难以改善;不放吧,怕企业资金链彻底断裂而造成之前贷款的坏帐。

     「压力真的很大。」她说。现在,银行还有一层层的考核指标,最後都压到了像她这样的基层员工。她所在的分行,为了保证一定的放贷数量,也要有一定的存款数量。因此,她坦言,有时候她会按照领导的要求,让获得贷款的企业把钱存一部分到银行里来。「想一想,企业支付的是全额利息,但是实际上可以用的钱却只是一部分。」她说,这样银行其实是侵占了企业的利益,然而她个人却无能为力。

     不用加班 另种补偿

     拉存款、销售基金、卖理财产品,样样都有指标。她说,现在经济这麽差,跑路的老板那麽多,大家现在都把钱看得很紧,基金、理财产品现在也很不好卖了。「我宁愿只拿2000元的基本工资,不要奖金了。」她说现在也很担心理财产品不能帮客户赚钱,反而会亏钱,这样反而害了一些信任她的客户。

     她说,现在就盼过年的时候能够多少发一点年终奖。

     但降薪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她现在不用经常加班了,「可能我们的行长觉得就给我们发这点薪水,都不好意思叫我们加班了。」她说,2011年的这个时候,一周里面,至少3天晚上在银行里培训和学习,学习新上线的系统,或者新产品培训等等,以至於她不得不经常性地把女儿托到邻居家。2012年下半年以来,她明显感觉陪孩子的时间多了,这或许是另一种补偿。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