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最後一个故事」\李浪婴

2013-01-06 04:25  来源:大公报

     在瑞典学院发表文学演讲,莫言一直在讲故事。演讲中的最後一个故事,特别引人猜度∶

     有八个外出打工的泥瓦匠,为避一场暴雨,躲进了一座破庙。外边的雷声一阵紧似一阵,一个个的火球,在庙门外滚来滚去。空中似乎还有吱吱的龙叫声。众人都胆战心惊,面如土色。有一个人说∶「我们八个人中,必定一个人干过伤天害理的坏事,谁干过坏事,就自己走出庙接受惩罚吧,免得让好人受到牵连。」自然没有人愿意出去。又有人提议道∶「既然大家都不想出去,那我们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外抛吧,谁的草帽被刮出庙门,就说明谁干了坏事,那就请他出去接受惩罚。」

     「於是大家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庙门外抛,七个人的草帽被刮回了庙内,只有一个人的草帽被卷了出去。大家就催这个人出去受罚,他自然不愿出去,众人便将他抬起来扔出了庙门。故事结局我估计大家都猜到了──那个人被扔出庙门,那座破庙轰然倒塌。」

     这故事究竟想说啥?重庆能源集团打通一矿暖气融融的办公室里,众人七嘴八舌议论。

     有的说∶莫言想表达,君子斗不过整人的小人。

     有的说∶莫言是要影射,害人者终究也不会有好下场。

     还有的说∶莫言是想用故事影射现实,就像他写小说。

     更有人说,莫言可能有过什麽不公正的遭遇,至今念念不忘。

     我笑了,一言不发。大家突然把眼睛盯我。

     「你们都读过莫言的演讲全文吗?」我问。未待回答,我用手术後吐词不太清楚的喉音说道∶莫言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讲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故事」是啥?就是他自己心中那「一片难用是非善恶准确定性的朦胧地带」。这个「充满矛盾的朦胧地带」,就是他认定的文学家施展才华的广阔天地。正是它们,产生了「关心政治但大於政治」的小说,文学。

     此时,我耳畔响起的是那句近乎套话的名言∶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莫言讲这「最後一个故事」究竟要表达什麽,其实他自己也未必说得清楚。惟其因为如此,他讲这个故事才能引人猜──这,就足够了,好故事须得具备的基本一条就是引人想促人猜。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