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芦荻\□许定铭

2013-01-06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向日葵》中的芦荻

    

     应该是年多前的事了,与沈西城通电话,他告诉我诗人芦荻西去了。西城与诗人的办公室好像同一层楼,某日想起好像很久没见诗人了,过去一问,才知他突然走了,好像是心脏问题。

     芦荻原名方荣焯(一九四○─二○一○?),一九五○年代中涉足香港文坛,他对组织文社及参与集体文集的出版颇有兴趣,曾先後组织过新月社、月华诗社和座标现代文学社。

     组织新月社和月华诗社是一九五○年代末的事,社友有夕阳、草川、波澜和柏雄等人,曾出过《月华诗刊》。座标现代文学社出现於一九六○年代初期《星岛日报》的学生园地,当时该社是园地上水平较高及较前卫的一群,每有文章发表,我都追读。他们曾出过一本叫《轨迹第一象限》的期刊,看书名,是期望每年出四期的,可惜这第一期印好了都没有发行。传说书印好了,他们没钱取货,只取走了几本样书,後来不了了之,书不知如何处理了?不过我肯定《轨迹第一象限》是印好了的,记不起我从谁那儿借读过,可五十年後只记得是方形的文艺刊物。此事吴萱人访问芦荻的好友草川(见市政局公共图书馆一九九九年版《香港六七十年代文社运动整理及研究》)时曾详谈过。

     芦荻在香港文化界活动超过半世纪,可惜没有个人的文艺单行本传世,刘以鬯《香港文学作家传略》中有关芦荻的那篇,资料详尽,很可能是他自己撰写的,里面提到∶

     准备於晚年退休後,替报章撰写一部传记式的《记者回忆录》及一部长篇小说《生命长河》。

     (页一八○)

     芦荻辞世时应该未退休,此两书我均未见,恐怕是壮志未酬了!

     在《传略》中还提到他曾参加的集体文集有《静静的流水》、《沙漠的绿洲》、《棠棣》和《向日葵》等。

     《静静的流水》(香港自由出版社,一九五九)是香港第一本由青年学生自资出版的小说散文合集,二十多位作者都是当年活跃於香港文坛的年轻人∶麦席珍、张曼仪、潘兆贤、人木(朱韵成)、李海眉(李立明)、黄俊东、卢文敏┅┅,在香港的文坛上都曾留下了深深的足印,对香港文学稍有认识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些名字。芦荻在此发表了总题《生命回响曲》的散文,合共二千馀字的《生命与爱》和《影子的颂赞》,是两篇抒情而具哲理的文章,歌颂生命是有意义而充满爱的,人生则是永远紧贴你的影子,需要你的赞扬,需要你的歌唱┅┅,我们接触到的,是充满激情追求光明的灵魂。

     《棠棣》出版於一九六○年初,我曾写过一篇《接近成熟的青果――〈棠棣〉》(见拙著《书人书事》),此书由潘兆贤、梁文心、李学铭、李海眉、芦荻┅┅等人合著,任毕明写序时说此书「像一枚将成熟而未成熟或刚刚成熟的苹果的味道」,并指出他们都是很有前途的文艺青年。芦荻在此发表了《星光荡漾下的心湖》,可惜此书已失,不知是散文还是诗。

     《沙漠的绿洲》(香港蓝湾出版社,一九五九)是本短篇小说集,包括∶易沧的《大时代的插曲》、白驹的《海燕》、潘兆贤的《梅影心声》、李学铭的《孤寂》、亚波罗的《隐蔽的闪光》、郭冰萍的《忏情恨》、维琪的《湖畔》和李海眉的《三代》等八篇,并没有芦荻的作品,何以《传略》中会弄错?不过,人的记忆是最靠不住的,其实出版於一九六○年代初期的集体文集《绿梦》(香港阡陌文社,一九六三)中也有芦荻的诗作,他却漏记了。

     以上芦荻曾参与的合集中,都是只有一篇作品的,只有《向日葵》(香港向日葵出版社,一九六○)例外。

     《向日葵》是潘兆贤、卢柏棠、沧海、林荫、陈其滔、玉笛子、铁辉、吴天宝、新潮、罗汇灵、芦荻、古朴、诸兆培、子匡等十四人的合集,三百多页的书内,每人各有独立小辑,等於十四本小书合钉一起。

     芦荻的那辑叫《别了,奶系恋的梦土》,辑前的介绍中这样说∶

     在其作品中弥漫一股热情。他认为写作中的要旨是要把社会中不平的,不合理的事态尽量地暴露出来,而面对现实大声疾呼,给一切蒙在鼓里的人认识清楚,在这文明社会里究竟蕴藏什麽东西,从而激发起他们的同情心,使那些在苦难中的灵魂得以获得爱的甘霖!

     这是刚满二十岁的芦荻的理想,也是他创作的原动力。《别了,奶系恋的梦土》中包括《芦荻曲》等诗作六首,散文《迢递蓝桥无限路》、《芦窗夜语》和《别了,奶系恋的梦土》三篇,共占二十八页,是他早期的代表作。

     芦荻写散文时喜欢以书信形式表达,爱以总题《芦窗寄简》之一、之二等顺序发表,我一九六二年初涉足文坛,在《星岛日报》学生园地投稿时,《芦窗寄简》经常见刊,好像已排到「之几十」了。年轻的芦荻感情丰富而多愁善感,是个忧郁小生,他的文章每每先设计一名受信者,然後以倾诉法诉心声,他刻意营造优美的意境,然後把情感溶入诗文中传递给对方。集中的三篇,都采用这种表达手法,尤其《别了,奶系恋的梦土》,有副题《谨此献奉亡友MY三周年祭》,更透过信件隐隐叙述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我爱芦荻的诗多於散文,集中《芦荻曲》、《威尼斯过客》、《海的来鸟》、《灰色的梦原》、《夜祷》、《六月,恋之恋》等六首中,以写在大海中飘荡的《海的来鸟》意象最突出∶

     而海,在跃动

     而帆,在起落

    

     跃动,起落

     起落,跃动

     已从平面的描写而至立体的刻画,把人带进大海的载浮载沉中。

     芦荻一九五七年开始诗创作,一向署名「芦荻」,後来知道香港一九四○年代已有诗人「陈芦荻」(一九一二─一九九四),为免混淆,其後写诗便署「方芦荻」,写散文及小说则署由英文名译过来的「方雅伦」。芦荻创作的高峰期在一九五○至七○年代,不单在各报刊发表创作,一九六○年代初,丁平主编的《华侨文艺》改为《文艺》後,芦荻曾加入协助编辑,也在那儿发表了不少诗作,直到他任报界编辑及记者後,兴趣则转移到摄影去,一九七八年曾获全港摄影记者比赛冠军。

     2012年11月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