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霞\□缓绪

2013-01-06 04:25  来源:大公报

     桑太的女儿桑霞大概才三十出头吧。最近,女儿请了假,说是要从伦敦回来探她的消息,使桑太的心情一连激动了好几天都无法平静。

     「我女儿要回来了。知道吗,就是我这位小外孙的妈妈。」

     她见人便说,并要求女佣必须事先准备这样,事先购买那样。几天来,不仅是让女佣把家里所有的门窗都抹了一遍,还特地换上了新的窗幔。

     桑太并不知道这些年自己的女儿在英国是干什麽工作的,只知道自从她与当地的一位年轻华人结了婚,两口子在伦敦近郊买了住房後,这夫妇俩便日以继夜地忙於挣钱,为的是能尽快地把那笔房贷还清。正因为两人都很勤奋,商议後才决定把刚满月不久的外孙送回香港,交给她这位外婆代管的。

     当初,把孩子送来时,女儿是去介绍中心请了佣人才走的。而如今,虽然外孙还不足三岁,照看他的佣人却已连换了几个。这是因为桑太不是觉得自己请的人太懒,难以支使,便是觉得做起事来她们总是心不在焉地很容易出错。

     「你这个人啊,刚和你交代过的事怎麽就忘了呢?我看你一天到晚就只有吃饭和睡觉忘不了。」

     这是桑太常指佣人说的话。她讨厌身边这些被雇用的女仆,觉得天下的行业这麽多,只有那些最没出息的人,才会选择去别人家里做保姆。

     女儿搭乘的班机很准时,桑太虽然没去接机,但在楼下等了不到二十分钟,便见载女儿的那辆的士已稳稳当当地停到了大门前。

     「啊,到了,到了。看见了吗?快看,那是阿宝的妈妈呀。」

     女儿还没下车,桑太便朝女佣抱的小外孙嚷了起来。

     女儿笑得很灿烂,钻出车门後,当她转身打发那位替自己把行李从後车厢提出来,又小心翼翼地放在路边的的士司机时,不仅说了些客气话,还把应找的零钱留给了司机。那种如同是出身於上流社会的淑女般的神情,使桑太看了後很是吃惊。她觉得女儿变了,不仅是穿戴得体,显得成熟了,而且气度也与以前在家时大不相同,真不愧是在伦敦生活了这麽多年。

     进了大门,在电梯大堂里,桑太显得很高兴。因担心别人认不出来,便总是不断地向人主动介绍,使同住这栋大厦的邻人能将身边这位穿戴入时的少妇,与当年的那位学生妹联系在一起。

     「妈,您都快六十了,虽然身体还好,但要替我们照看这麽小的孩子,毕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走进家门,在客厅坐下後,桑霞抱过孩子主动说。

     「可不是嘛,说真的,确实是时时都在操心啊。因为这世上并不见得肯花钱,便能为自己找到一个好帮手。」

     「怎麽┅┅难道┅┅」桑霞还没把话说出来,便见母亲朝厨房使了个眼神,像是对那位正在厨房做饭的佣人很不满意地摇了摇头。

     「嗨,这些佣人啊,整天哪有什麽心思替人干活呀。平时一有空就打电话找人聊天。再不然呢,便是琢磨该去哪里买点什麽东西往自己的家乡寄。做起事来个个都这麽粗心,真是拿她们没法子。」

     桑太的说话声很响,像是有意要让正在厨房做饭的佣人听见。

     「别和她们计较了,妈,这些人离乡背井地也不容易,说起来都是一些出门挣钱养家的人。反正等宝宝到了能上幼稚园的年龄时,我便会把他接走的。」

     「不是我有意要和这些人过不去。这些人啊,说起来就是无法让我放下心来。总是担心一旦离开我的视线就真的会出事。」

     母女俩正这麽说,忽然听到「哎呦」一声喊,紧接便是「」的一声巨响,像是有什麽东西摔到了地上。

     「怎麽回事?」

     桑太於第一时间冲进了厨房。

     只见刚炖熟的菜肴撒了一地,正在不断冒热气。而那苹之前装一锅菜的砂锅已在瓷砖地上摔成了几瓣。

     女佣跌倒在地,还没来得及起身,便结结巴巴地一边解释,一边哭了起来。

     「我,我┅┅」

     「我什麽!难道你不知道那是刚炖熟的一锅菜吗?」

     一见自己精心炖制的一锅菜肴已连浓汤全都泼到了地上,桑太气得忍不住大骂起来。

     「别生气了,妈。算了,已经打翻了,生气也没用了。来,还是回屋里歇一会儿吧。」

     说,桑霞已把母亲重新推进了客厅。

     「来,别哭了,小妹妹,摔伤了吗?让我来帮一起收拾吧。」

     等母亲在客厅坐定,又把手里抱的孩子放下後,这位刚到家不久的「客人」便走进厨房,帮佣人一起收拾起来。

     「真是不像话!还有没有道理了。赔!你给我听明白了,今天,由你造成的损失,一定要从你的人工里扣!」

     桑太并没有因为当女儿的面而收敛一些,变得客气一点。只听她在客厅里气咻咻地叫嚷。

     晚饭後,直到丈夫走进浴室,佣人带孩子进了睡房时,桑太还是一副气不平的样子。

     「阿霞啊,我说你这是怎麽了,你知道那可是我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搭配出来的一道佳肴啊,谁知竟连嘴唇都没沾,便踪影全无了。保姆摔了东西,你怎麽反倒护她,不断替她说话呢?」

     在客厅看看电视,趁四周没人,桑太突然朝坐在身边的女儿埋怨起来。

     「难道她摔了东西,还有理不成?」

     「妈,原谅她吧。毕竟她也不是有意摔倒的呀。」

     「原谅?你可真是大度。就算你在外面见过世面,赚过大钱,也不应该连青红皂白都不分啊。」

     就在这时,忽然,桑太发现女儿脸上的表情起了变化,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地。顷刻间,只见她两眼一闪一闪地已盈满了泪水。

     桑太望女儿,不知这是怎麽回事。

     「妈,我一直就不想说┅┅您对佣人的态度真的是让我很难过。因为,这些年,我也一直是在替别人看孩子,做家务,是收入毫无保障的钟点工。而替人做活时,我最希望遇见的便是一位有容人之量,待人不是特别刻薄的好主人┅┅」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