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与形象\姗而

2013-01-06 04:25  来源:大公报

     作家一定会有政治倾向。就是讨厌政治的作家,也难完全撇清与政治的关系。有的作家成就非凡,政治上却可能十分保守。常被举的例子是法国的巴尔扎克。他的《人间喜剧》系列被誉为社会的深刻写照,也是一座文学山峰。但他却逆资产阶级革命大潮,是波滂王朝的保皇党。他的作品表现了贵族社会的没落,被认为写出他心爱的贵族不配有更好的命运。这就带出了一个主题∶作家忠实於生活写出的形象,会冲破其思想的保守。

     王蒙近日在澳门大学的演讲中提到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前苏共中央委员萧洛霍夫。萧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一个人的遭遇》、《第四十一》,在战争与人的主题上达到了一个高度,他的信仰和作品不完全一致,《静静的顿河》写了红白军争夺的顿河地区哥萨克戈里高利摇摆的政治命运和毁灭。这条骄傲的汉子生不逢时,在政治变幻时代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作家突破了其意识形态的限制,写出了高於其思想信仰的形象。

     前苏联还有一位在中国也颇有读者的作家,写过《茹尔宾一家》、《叶尔绍夫兄弟》和《州委书记》的柯切托夫。但他的作品有意识形态高於形象的倾向。中国作家曾一度发问∶是当萧洛霍夫还是柯切托夫?这其实是思想与形象的取舍思考。不过读者喜欢哪位作家,是因为其作品形象而非他的政治取态。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