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难/汪金友

2013-01-08 04:25  来源:大公报

    贫贱的人不愿意永远贫贱,富贵的人却希望永远富贵。但能不能保住富贵,对每个已经富贵的人,都是一场考验。

    这是我读《苏东坡传》後的一点感想。因为在苏东坡的眼里,「处富贵」要比「处贫贱」难。他说∶「处贫贱易,处富贵难,安劳苦易,安闲散难,忍痛易,忍痒难。人能耐富贵、安闲散、忍痒,真有道之士也。」

    苏东坡虽然仕途坎坷,一生中「历典八州,行程万里」。但他的生活,基本属於富贵阶层。看惯了官场的花开花落,经历了时代的云卷云舒,所以才觉得人生的最高境界,就是「耐富贵、安闲散、忍痒」。

    德国哲学家尼采也说过这样的话∶「人生的幸运,就是保持轻度贫困。」你看他,竟把贫困当成了人生的「幸运」。难道那些富贵的人,就不「幸运」了吗?当然,尼采说的贫困,是「轻度贫困」。当初「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可能就属於这种「轻度贫困」。他之所以归隐田园,是因为他的家里有田也有园。

    到底是「贫贱难」,还是「富贵难」?我相信,绝大多数人的答案,都是「贫贱难」。贫贱的难处,让富贵者难以想像。几个人挤在一间小屋里,几十个人挤在一节车厢里,冬天踏冰,夏天流汗,办什麽事,都得求人。所以几乎所有的穷人,都梦想成为富人。即便家财达不到千万、亿万,但总得有十万、百万。

    但我们不能否认,贫贱有贫贱的难处,富贵也有富贵的难处。人在贫贱的时候,往往能够激发出所有的本能和活力,去战胜困难和适应环境。而到富贵的时候,这种能力反而会降低。瞻前顾後,顾虑重重,像有很多条绳索在束缚。所以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有很多人耐不住富贵。或者前功尽弃,或者半路夭折。那些财富和权势,也如浮云散尽。只留下令人嗤之以鼻的故事,权做坊间笑柄。

    富贵难,不是难在事业操劳,不是难在经营风险,而是难在个人的欲望永无止境。财富和权力,就像大海里的水,喝得越多,越感到口渴。古人曾为此写了一首打油诗∶「终日奔波只为饥,才方一饱便思衣。衣食两般皆俱足,又想娇容美貌妻。娶得美妻生下子,恨无田地少根基。买得田园多广阔,出入无船少马骑。槽头结了骡与马,叹无官职被人欺。县丞主簿还嫌小,又要朝中挂紫衣。」

    我觉得饶有兴味,就又续写了两段。其一∶「官至高处好心欢,换了小车又镀鞍。前呼後拥排场大,鸡犬跟也升天。一家老小都得意,比起大款又心酸。贡献没有咱们大,却已腰缠几千万。索性放手捞几把,以保快乐度晚年。」其二∶「闲来无事就数钱,一年竟进几百万。这一部分老婆存,那一部分自己攒。钱太多了没处用,养个情人尝尝鲜。两个三个不解渴,不如一群轮换。可惜某日倒了霉,双规通知到眼前。」

    富贵难,也难在有人总是琢磨你。一是琢磨你身上有多少可利用的价值,然後想方设法诱你上。二是琢磨你是不是懂得富贵的规则。如果你少拜了一座庙,少烧了一炷香,就可能招来毁灭性打击。三是琢磨怎样把你拼下去。有时候,你上去了,别人就上不去。也有时候,你得罪了人,人家也要置你於死地。为了保住自己的财富和地位,一些富贵者便经常会不择手段。这样一来,也就埋下了祸根。不知哪天东窗事发,则一败涂地。

    所有的领导者,都面临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和消极腐败的危险。富贵者也是如此。只有植根人民、造福人民,才能始终立於不败之地;只有居安思危、勇於进取,才能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