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包、撑伞和泡茶/叶 歌

2013-01-08 04:25  来源:大公报

    我应邀回母校讲课,有幸见到当年的老师同学。一起吃饭聊天时,老师的茶杯、手提包都有师兄、师妹们照料。他们管接管送,全程关心。我却两肩荷一口,要吃便吃,全无眼色,於是惭愧自省。

    我在美国读研,之後又留在美国高校教书,对内地的师生相处之道颇是陌生。博士生时的老师是「学衡派」梅光迪的女儿梅仪慈教授。她那时年已古稀,批改我们的论文精雕细琢,一笔不苟;对学生又关怀备至,每次考试必有家常饼乾、巧克力款待,学期结束还要请课上学生下馆子吃饭。她严谨治学的科研作风和对後辈循循善诱的为师之道,都让我终生感怀。陈衡哲的女儿任以都教授曾谈到在哈佛大学拉德克利夫学院读历史博士时,德高望重的美国老教授们为她拉开房门,因为奉行「女士优先」。回到家中,世伯胡适却说他们是长辈,她这个小辈不该走在前面,先到餐厅。中西文化的差异,可见一斑。

    有位在某公司任中层干部、职位是办公室主任的老同学曾经如此教导女儿∶好好读书,日後才不会做你妈这样整日给人拎包、打伞、泡茶的工作。有事弟子服其劳,师道尊严是儒家传统。师门弟子的行为当然出於敬爱老师的一片坦诚之心,和官场上的打伞、拎包不可相提并论。但几时老师也能自然而然为学生开门了,师生之间大约也就能更平等、互助与和谐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