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也斯/姗 而

2013-01-08 04:25  来源:大公报

    在网上读到也斯走的消息,一时心情难过。

    其实和也斯不熟,严格说连同事都谈不上。但我们都在同一所大学做事,有近十年都在同一栋楼同一楼层办公。碰到了,互相笑笑,问声好,却未详细交谈过。有一次遇上,他问起我的小说,惭愧地作答了,也不过三言两语。想过向他讨教,终是怕打搅了他,作罢。

    印象中他是客气的。

    有一次要招呼内地的中学生写作团,主办机构把也斯和我请去做讲者。我胡说了些什麽忘了,但谈到过我偏爱的俄罗斯批判现实主义,说她在香港似乎颇受冷落。後来也斯发言时顺带介绍了俄罗斯批判现实主义在香港影响的情况。我记得自己颇为忐忑,明白自己到底不是搞专业文学批评的,结论出得鲁莽了。

    後来便得知他患了肺癌。每到洗手间路过他的办公室都会自然想到他的病,希望听到房间传出他的声息,那儿却有一段时间是寂静的。不久便又在校园碰到他,看去精神不错。我依然一如既往上前向他微笑打招呼,不问病,只道「保重」。

    有关他时好时坏的消息,他的精神状态都是听别的同事说的。我曾用他的例子鼓舞过一名也是患此症的同事。此刻也希望她会撑下去创出健康的奇?。

    我教的教材选用了也斯的一篇散文,写他生於斯长於斯的香港某地九龙城寨。以後每教到那一篇,我想自己眼前都一定会浮上也斯的音容笑貌。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