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打油诗风/少 尘

2013-01-08 04:25  来源:大公报

    张打油这个人不简单,开千年打油诗诗风,於今为甚。

    你上网点打油诗吧,诗词爆满,如《高校排名》云∶一品军机是清华,朝中有人好提拔;二品重臣是北大,民主自由满嘴挂┅┅连对联也已打油化∶试问中国男足有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横批∶无人会射。

    好多论文专著都把唐朝张打油的《咏雪》看作打油诗的滥觞∶江上一笼统,井上一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此後,无论皇帝还是重臣,穷人还是雅士,都有打油诗载於史册。

    明朝朱元璋登基那天,一高兴口吟一首《金鸡报晓》∶鸡叫一声撅一撅,鸡叫两声撅两撅;三声唤出扶桑来,扫退寒星与晓月。他曾嘲笑自己的爱臣解缟∶你这麽矮小,太太那麽高大,比上也不齐啊。解缟差点气蒙了,想想这是当今圣上,急中生智回敬一首打油诗∶三尺男儿七尺妻,君王说话甚跷蹊;只要当中合了榫,管他两头齐不齐。他藉嘲笑自己,也给了朱皇帝一个软钉子。

    穷人以此自嘲也是一剂良药。无名氏《避债诗》就是经典∶前门索债乱如麻,柴米油盐酱醋茶;我亦管他娘不得,後门走出看梅花。

    张打油这个名字亦不简单,也不知是人们用他的名字命名这类诗作,还是因他写了这类诗作把他称作张打油。若是前者,他在诗歌史上的荣誉,也不比获得诺贝尔奖差多少。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