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刚∶本地民调实用性低

2013-01-09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吴晓刚认为,「上档次」的本土研究有限

    

     □香港是个奇怪的地方,我们讨论教育,不去听小学生的心声。我们讨论养老,却无需本港老龄化数据支撑。惟有立场鲜明的政客和媒体,打没完没了的嘴仗。刚获教资会「人文及社会科学杰出学者奖」的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吴晓刚,近日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说来有趣,各种香港问题闹得沸沸扬扬,但『上档次』的本地研究,又有多少?」环顾全港,目前似乎只剩零散的政策研究和主观性强、实用性低的「民意调查」一枝独秀。\本报记者 成野

     作为本年度获得人文及社会科学杰出学者奖的学者,吴获资助逾78万港币。这笔奖金专司聘请兼职教师,能够让他腾出时间专心从事研究。目前,他正致力建立一个关於本港个人和家庭的长期跟踪调查数据库。如果有人认为,人文社科类课题,不过是翻翻故纸堆吹吹水,就大错特错了。他的研究比人们能想像到的,庞大复杂得多。

     将全港分成405个区域

     吴晓刚表示,项目仅完成第一轮调查,他和团队将全港划分成405个区域,来自3214个家庭共7200位成年人和近千位少年儿童已接受访问。在他的计划中,「不是收集静态的数据,而是此基础上持续追踪,观察教育、婚姻、生育、就业和职业发展等项目」从而用数据,长期分析经济、社会变迁对民众的影响。

     尽管研究未进入结论阶段,但已有数十个话题从数据中浮出。「比如我们对轮候公屋的居民进行追踪,发现已上楼的相比仍在轮候的居民,收入提高,心理满意度更高。」亦发现十八岁至三十岁年龄段,失业率高,且收入与心理预期相差最大。

     当庞大的数据库建立起来,不但公共政策的很多话题会浮出水面,或许争论不休的问题将迎刃而解。吴晓刚的一个创意,正在和中国人民大学合作,「我们追踪五千多名大学生,从他们入读,包括他们的家庭背景、专业、在校的行为、身高体重等一些生理信息,选什麽选修课,是否在外兼职等等。一直追踪,每年更新数据,到他们就业,五年後职位如何,婚姻状况,工资多少,这样会有很多答案得出来」。宽泛的有如怎样的因素决定了人的成功,细致到大学期间的恋情有多少能「功德圆满」?他说,这不是问一两个人就能得到的感受,大规模的实证数据或比感受更真实。

     「重要的不是调查本身,而是建立的数据库。」吴晓刚表示,人文社会科学正进入一个裂变期,社会科学学者不再局限於仅仅查找文献,或者「参观马克思故居」。而是致力於使用实证数据,产生「科学化、标准化」的分析。美国密歇根大学在1968年展开「收入动态跟踪调查」,抽样18000人的经济、人口行为、教育。至今样本已经涵盖六万五千多人。美国近年来的福利制度改革、新贫困标准的制订等,都是来自於PSID(国民收支动态追踪调查研究)。台湾自1999年起,发动类似的调查。内地北京大学为此专门成立机构。2010年发起对五万人的大调查。与此相对,多年在港呼风唤雨的「民意调查」,往往主观性强而实用性低。

     吴晓刚毫不客气的用「沙漠」来形容香港社会科学发展。本港社会科学的掉队,在他看来,和殖民时代遗留下来的「积极不干预主义」有必然联系。在六十年代,美国经济学家佛理德曼和当时的香港财政司司长郭伯雄谈及香港统计信息的缺乏,郭回答说,如果我让他们算出数字,他们就会用来计划。「这对於依赖实证资料分析的现代社会科学来说,是一场釜底抽薪的灾难」。

     香港统计信息缺乏

     本地数据的缺乏,让对香港问题有兴趣的学者望而却步。而搜集数据费时费力,亦让原本就缺乏关注的本港社会科学学者「有心无力」。殊不知,动辄调查千万人的数据库,需要庞大的经费支援,香港的科研资助本身不足GDP的一个百分点。「除去占大头的生命科学、信息工程,能够分到社会科学的少之又少」,以致「在报纸上写时评的人多,做本地研究的寥寥无几」。

     吴晓刚认为,香港过去经济起飞具有极大偶然性,而在现今面临诸多挑战,必须作出长远的政策规划。而标准化具有对比性的数据库,一定不能缺席。毕竟香港往何处走,这永远不是一帮人闹哄哄上街就能解决的问题;也不是几个公共政策学者,做点「头痛医头」的零碎研究,就能够给出的答案。在吵吵嚷嚷争论不休的时候,当代社会科学可以助执政者从乱局中「跳出来」,方能拥有真正关注民生的大视野。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