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极端政治化的忧虑\□胡丽仪

2013-01-09 04:25  来源:大公报

     立法会今日将正式启动对行政长官的弹劾动议,二十七名反对派议员以「失实陈述」为由,要求梁振英为此辞职下台。

     固然,提出弹劾动议是基本法赋予立法会议员的权力, 必须指出的是,自去年七月一日新政府上台以来,类似的政治指控动议已经一而再、再而三提出。从不信任动议,到引用特权法动议等等,整个立法会几乎成为党同伐异、打压政治对手的政治工具,真正涉及重大民生议题的工作,立法会几乎未进寸功。这就是香港市民所希望见到的局面?社会被极度政治化的党争淹没,又岂是香港之福?

     香港之所以是香港,自由民主、法制精神、高效廉洁的政府,这些毫无疑问都是核心因素。但在这些因素之外,繁荣的经济、和谐的社会,同样也应该是香港的特质。不可否认,回归十五年来,香港的特质获得不断加强,民主发展不断向前推进。但令人忧虑的是,香港过往的核心竞争力正在不断受到侵蚀。经济发展乏力,社会争拗日盛,更为严重的是,政府与社会已经无法聚焦於重大的发展问题。

     政治争拗无日无之

     例如,为了解决房屋供应问题,政府欲开拓新界东北,在政党操控下最终由一个社会问题演变成政治问题,问题被迫搁置;政府为改善长者生活的生活津贴,立法会讨论了超过五个月,至今仍然悬而未决;为了更有效推进施政,改组架构议案也被否决。可以说,如今的香港特区,已经逐步演变成一个极度政治化的城市。任何公共议题,不论是否与政治有关,都毫不例外地的成为政党操作的牺牲品。

     而针对特区政府以及政府高官的指责性动议,从七月一日至今已发生多次。例如,去年底,民主党胡志伟提出所谓的「不信任动议」,指责梁振英「讲大话」要求他自动辞职;於再早之前,反对派提出要求引用权力及特权条例以彻查梁宅僭建。尽管以上动议都遭大比数否决,但反对派政党丝毫没有任何自我收敛的迹象。而於今日提出的「弹劾」动议,更可以说是这种极度政治化的又一体现。

     没有人会否认,作为一名政治人物尤其是香港最高的政府官员,应当秉承廉洁奉公。梁振英住宅存在的僭建问题,显而易见是违反了相关建筑条例,应当如何处理,市民应当对政府部门有足够的信心,他们会秉公处理,僭建应拆则拆,应提告就提告。但令人失望的是,立法会反对派政党不去针对僭建问题本身去讨论长远的解决之道,而是以查僭建之名,去行推翻梁振英之实。美其名为「弹劾」,实际上的做法,更像是一种政治指控。更何况,这种指控一而再、再而三提出,已经耗费了立法会太多宝贵的时间与资源。

     社会发展无人问津

     到底香港市民是否希望看到这种极度政治化的局面?答案是否定的。昨日,港大民意研究计划公布一项调查,指有多达六成三的市民最关心民生问题,较上次调查增加二个百分点;其次有两成二市民最关心经济问题。而表示最关心政治的,只占百分之十二。即是说,一万名市民中有八成五人关注民生与经济,如此大的比例还不足以说明问题?

     港大同一项调查还发现,五成五受访者不满现时政治状况,表示满意的只有一成四;不满民生的有近五成,满意的有只有不足两成。另外,三成七受访者对经济状况不满,表示满意的不足三成,增加百分之五。调查又发现,市民愈年轻,愈不满目前的民生状况。

     一个社会有近九成市民最为关注的问题,是否同样应当成为立法会最为关注的议题?换个角度说,社会上近九成市民关注的,何以不能成为议会最关注的议题?

     事实上,香港当前并非万事大吉,而是危机处处。从经济层面而言,香港应如何在剧变的世界大势中保持高度的竞争力,以免被周边城市赶超?如何发展新兴产业,以创造更多的机遇?从民生层面而言,如何进一步压抑濒临危机边缘的楼市?如何应对不断严重的人口老化问题?如何帮助弱势群体?此外还有教育、医疗、福利等等,诸多问题等待政府与立法会协力去解决。

     香港恐成二流城市

     当然,关注民生与经济问题,并不意味可以放任政治问题,更何况,未来香港将面临二零一七年普选的政改谘询,这需要社会的共识方能推动香港的政制发展。而僭建问题涉及所谓的官员诚信,立法会尽自己的责任去质询,是合理之举。但市民真正反感的是,这种毫无节制、极其自私的政治指控,正在不断消耗香港的机遇。如果立法会反对派不思自省,按此种趋势发展,十年後,香港难免成为一个极度政治化的城市,届时,尽管有了有普选,却牺牲了竞争力与发展动力,香港沦为中国的二流城市,还会有任何吸引人之处?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