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荣铿莫亵渎法治精神\□谷风

2013-01-11 04:25  来源:大公报

     中央政府与特区的关系,是严肃的宪政关系,是一个权力上下隶属的关系,绝不是若即若离、可有可无,郭荣铿用地位同等的「同学」关系来形容中央与特区,岂不是荒天下之大谬?这足以暴露他对「一国两制」、《基本法》缺乏最起码的认识。实际上他是以一种「违法」心态,去进行所谓的「捍卫法治」之举,本质上是对法治精神的亵渎。郭氏应好自为之,莫成为特区立法会有史以来最无知的一位议员。

     法律工作者应当坚持「法治原则」、有法必依,这是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但令人万分奇怪的是,对於香港的根本法律《基本法》,香港某些大律师却仍然抱抗拒落实的心态,拒不承认回归以後的香港新的宪政秩序,甚至以极甚荒谬的理论反对人大常委会所拥有的「释法」权力。如此现象是否还称得上符合「法治精神」?

     昨日,公民党法律界议员郭荣铿提出一项「捍卫法治及司法独立」议案,最终遭大比数否决。本来,类似的动议在回归後已经屡次提出,无一例外都被否决,郭氏动议再遭同样结果一点也不让人意外。但期间郭荣铿一系列言论,却可以用令人大开眼界来形容。他先是引述前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言论,指本港法治正面对暴风雨侵袭,而律政司请求终审法院寻求人大常委会释法,是企图以释法解决争议议题,但释法本身已有争议,行政当局凌驾司法机构,令三权分立荡然无存。

     竟以「同学」比喻中央特区

     最「精彩」的要数以下一段话∶「现在我们的情况就是,一个全班考第一的学生(香港),要找一个全班差不多考第尾的学生(中国内地)去帮他审案,解释法律。这情况对法治的(负面)影响可想而知。」、「律政司这个做法等於在法庭头上放一把刀,『敬酒不喝喝罚酒』」。

     中央政府与特区的关系,是严肃的宪政关系,是一个权力上下隶属的关系,绝不是若即若离、可有可无。郭荣铿用地位同等的「同学」关系来形容中央与特区关系,岂不是荒天下之大谬?这足以暴露他对「一国两制」、《基本法》极其错误的认识∶第一,郭氏此番话显然是拒绝承认「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新宪政地位,拒绝承认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至高无上的法律地位,仍然死抱殖民地时代的「中英谈判」式思维,将自己代入「港英政府」角色,而将中央政府视作为与英国平起平坐的谈判「对象」;第二,自以为熟悉普通法制度,却蔑视通行於欧洲大陆的大陆法体系,以一种傲慢的「殖民地宗主国」身份,披以「坚持法治信念」的外衣,教训自己的国家。

     而所谓的「律政司这个做法等於在法庭头上放一把刀,『敬酒不喝喝罚酒』」之说,更是一种歪曲事实、对公众的恶意误导。此次是律政司「请求」终审庭决定是否向人大寻求释法,而不是「强迫」终审庭做任何事务。事实上,根据《基本法》律政司完全有足够的法律依据提出这种请求。试问,如果连「提出请求」的合法权力都不容许,更要以种种政治口号予以压制,这又是否另一种对法治精神的亵渎?

     恶意歪曲政府合法之举

     如果「同学论」、「喝酒论」是出之於「人民力量」之流,尚情有可原,但郭荣铿不仅是立法会议员,更是大律师,也是被公民党的要员、被反对派视为法律界「未来的接班人」,这就无法不令人感到忧虑了。以如此心态对面对香港当前的「释法」问题,会将香港带往何处?这到底是郭荣铿年轻无知所致,还是他被根深蒂固的「被殖民者」思维「绑架」?笔者情愿相信是前者。

     若郭荣铿还承认《基本法》宪政地位的话、如果他十五年来认真研究香港的实际状况的话,他应当具备最起码的法律工作者应有的理性思考。自香港回归後,香港特区的法律体制在宪政层面上已经不再是纯粹的普通法法制体系,而是普通法与内地法律体系的有机结合体。《基本法》是以宪法为依据制定的国家基本法律之一,不可能与内地的法律体系分离。过去四次释法,不论郭氏及其公民党是否愿意接受,都已经成为香港法制、宪政体系的一部分。而十五年来的客观事实又一再证明,香港的司法独立并没有因为释法而受到影响。

     释法是香港新宪政体系

     香港特区的法治精神,首先应该是尊重、遵循《基本法》办事的精神,是承认人大释法具有合法性的精神。反对人大释法,无异於拒绝承认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的权力,无视香港已回归中国的事实对香港特区法治和司法独立在本质上的影响。

     一如昨日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所指出的,「一国两制」是香港特区成立的根本原则,而法治及司法独立亦是「一国两制」最重要的一环,也是香港赖以发展为国际金融及贸易中心最重要的因素之一。特区政府及律政司一直致力维护「一国两制」、香港的法治精神及司法独立,亦承诺会继续努力坚守同一立场。显然,特区政府的一切行为都应以符合《基本法》为依归,这才符合香港市民对「法治精神」、司法独立的期待。

     郭荣铿徒有「大律师」头衔,却连最基本的宪法认识也缺乏,更要以一副道貌岸然的姿态提出所谓的「捍卫司法独立」动议,岂不怪哉?从他昨日在立法会的发言,可以看出,他是以一种「违法」、拒绝承认《基本法》的心态,去进行所谓的「捍卫法治」之举,这种做法的本质是对法治精神的亵渎。郭氏应好自为之,莫成为特区立法会有史以来最无知无能的一位议员。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