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会深层次矛盾分析\□郑海麟

2013-01-11 04:25  来源:大公报

     目前香港政府政治架构和公务员系统仍以「殖民化」的价值评判为准绳,公务员的升迁、教职员工的考核皆以旧时「殖民化」的价值作为评判标准,这种价值取向上的崇尚「殖民化」和去「中国化」,其结果必然导致年轻一代缺乏对中国文化和价值观的了解和认同,甚至产生抵触和排拒。这种文化和价值上的矛盾和抵触情绪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为一种行动,甚至变为一种反政府和对中央政府的消极抗争。

     香港虽然回归祖国已整整十五年半了,但是,本地年轻一代尤其是知识精英至今还缺乏对祖国文化和价值观的认同,这是导致近年来不断出现大小规模不等的反政府(实质上是反中央)的示威和抗争活动的原因。

     有些人将这些反政府的抗争视为「港独」的一种表现,笔者不太同意这种说法。因为根据最具权威性的《奥本海国际法》第三章第四节《独立与属地和属人权威》的定义,中央政府对香港的土地和人民拥有排他性的主权,也即是属地和属人权威。按照《奥本海国际法》的定义,中央政府作为一国之主,对於国家领土内的一切人和物具有行使最高权威的权力。因此,「港独」在香港这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已经没有任何空间,所谓「港独」只是一个假命题。

     「殖民化」和「中国化」的矛盾

     然而,为什麽时至今日还有不少人热衷於挑战中央政府的这种属地和属人权威呢?有人又将它解释为「一国」和「两制」之间的矛盾。不过,据笔者在香港中文大学从事研究工作七年多来的经验和对内地社会的方方面面的仔细观察,发现内地和香港之间就「两制」而言,其界限越来越模糊。特别是随近年来内地市场经济的迅猛发展,社会管理阶层特别是公务员素质和效力的快速提高,所谓「两制」的差别越来越小,也就是说内地、香港两地的制度越来越趋同。严格说来,「一国」与「两制」之间的结构性矛盾已不复存在。但是,香港人和内地人在生活方式和行为模式方面还是有区别的。特别是知识精英阶层在文化认同和价值认同方面与内地的差异尤为明显,毕竟香港曾经历英国长达一百五十六年的殖民统治。据此,我将这种文化认同和价值认同方面的差异归结为「殖民化」和「中国化」的矛盾,而这对矛盾才真正是当前香港社会的深层次矛盾。

     事实上,类似这种「殖民化」与「中国化」的社会深层次矛盾,在1945年後台湾回归祖国时也曾出现过。台湾於1895年割让给日本,经日本在长达50年的殖民统治的时间里,由语言文化、价值系统乃至政治制度架构已完全实现了日本化。

     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後,日本政府为适应战时需要,对台湾等殖民地推行「皇民化」政策,甚至强行要求台湾人改用日本姓氏,以便强化其殖民统治。1945年国民政府光复台湾之後,也曾经历过「中国化」与「皇民化」的激烈冲突。鉴於当时特殊的历史环境,国民党政权以铁腕的方式去「皇民化」,由语言文化(推行中国语教育和讲普通话)、价值认同到政府管治系统强力推行「中国化」政策。结果在短短的几年内完成了由「皇民化」向「中国化」的转变,及至1952年4月28日签订《中日双边和约》,将台湾人的日本国籍转变为中国国籍,从国内法到国际法实现了真正的回归中国。其方式方法虽然有些粗糙和过度使用强制力,但从解决殖民统治遗留下来的社会深层次矛盾、特别是以「中国化」去「皇民化」的角度来看,无疑是效果显著的。

     矛盾不解决香港难作为

     目前香港社会的政府政治架构和公务员系统仍然以「殖民化」的价值评判为准绳,公务员的升迁、教职员工的考核皆以「殖民化」的价值作为评判标准,这种价值取向上的崇尚「殖民化」和去「中国化」,其结果必然导致年轻一代缺乏对中国文化和价值观的了解和认同,甚至产生抵触和排拒。这种文化和价值上的矛盾和抵触情绪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为一种行动,甚至变为一种反政府和对中央政府的消极抗争。

     其结果是导致香港公务员和政府系统的管治效力越来越低,社会越来越缺乏竞争力和日趋沉沦。「殖民化」与「中国化」这一深层次矛盾如得不到有效解决,可以预言,香港社会将会长期陷入内耗并日渐沉沦。

     作者为香港亚太研究中心主任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